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楚中天被白龍副院長的話,震得雙耳發聵。

  超越紅色品質的存在,還是伴生雙御獸。

  無論是誰,都能夠窺見出她所存在的巨大價值。

  這種價值,已經超越了個人本身!

  超越了民族大義!

  上升到了整個種族的生存層次!

  在整個種族的安危和生存面前,一切的個人情緒,包括民族大義,都要為她讓路。

  別說是帶走了一個玉顏霜,就算涅槃圣主要帶走整個海洋學院,人類聯邦也要為她行這個方便。

  這就是絕世天賦,所能給她帶來的極大權力!

  但楚中天還是不甘心!

  “副院長,我能理解您為什么不能親自出面阻止她。”

  “可是她為什么要帶走玉顏霜,難道也與我沒有任何的關系嗎?”

  楚中天能理解人類聯邦在種族生存面前的選擇。

  但玉顏霜是他的御獸,是他的女朋友。

  難道他連涅槃圣主為什么要帶走玉顏霜的資格都沒有嗎?

  “唉,不是我不告訴你。”

  “而是,關于此事,我也知之甚少!”

  白龍副院長無奈地看向楚中天,眸子中也是有些歉意。

  “那您說玉顏霜可能會有危險,是什么意思?”

  楚中天又問,他不相信白龍副院長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這個……是我胡說的,畢竟涅槃圣主也不是殺戮無情的人。”

  “我只是說玉顏霜不在海洋學院,可能會有危險而已。”

  白龍副院長支吾地說道。

  “您!”

  “還是不愿意說實話!”

  “好好好,這海洋學院我不待也罷!”

  楚中天這下是真的怒了,轉身就走。

  此處問不出什么。

  那他就去人類聯邦問,去涅槃圣殿問!

  他不信,所有人都無法給他一個完整的答案!

  “哎哎哎……”

  “等等……你等等啊……”

  “你……我……”

  “老子說還不行嗎?!”

  白龍副院長也被楚中天逼急了,連老子都蹦出來了。

  果然,他話剛說完,楚中天就止住了腳步。

  微微偏頭看著他,一旦白龍副院長還要顧左言他,他轉身就走。

  “你小子,暴脾氣,跟你母……唔,母暴龍一樣!”

  白龍副院長差點就脫口而出,說楚中天的脾氣跟他母親一樣。

  畢竟,當初白璇音的脾氣,就十分的火爆。

  畢竟擁有龍族血脈,也只有擁有鳳族血脈的楚凈塵才能忍受得了她了。

  “母什么?”

  楚中天敏銳地抓住了白龍副院長語氣中的異常。

  “母暴龍!就是一頭護犢子的母暴龍!”

  白龍副院長略微心虛,隨即就是惱羞成怒,怒罵說道。

  “是么?”

  楚中天緊緊地看了他一眼。

  旋即,道:

  “說吧。”

  “說什么?”

  白龍副院長愣了一下。

  楚中天眼睛瞪了瞪,轉身就走。

  “說說說,我立馬就說!”

  “我靠,真是頭大!”

  白龍副院長也被楚中天折騰得有些無語了。

  真特么一脈相承,脾氣真倔啊。

  “我只知道,那位帶走玉顏霜,似乎是與她的伴生御獸有關。”

  “至于是有什么特殊關系,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