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千四百一十一章

明明是往上沖,但是視角卻是往下砸,并且在此期間,還有三次加速,每一次都能夠看到炸開的音障。

以吞噬為視角,只見項寧刺入那標紅了的破口處,血肉在接觸到吞噬者的瞬間,明顯是有一個頓感的。

項寧在那瞬間,感受到了對方的肉身恐怖,但是也就那么一瞬,項寧低喝:“振幅!”

精神力灌入吞噬者的身上,剎那之間,一秒振幅震顫,在一個位置上一下破不開,那就來第二下,第二下破不開,那就第三下。

還是無法破開,那基本不可能,因為這一秒就是上百次的震動。

撕拉一聲,血肉被切割開來,項寧微微咬著下嘴唇,他很久沒有動用過如此之大的力量了。

那感覺,就像是在劈山一般,猛的一劃拉而過,項寧爆喝出聲:“給我!開!”

一道血色閃光亮起,能夠聽見巨物碰撞切割的那種鏗鏘之聲,轟隆一聲巨響,好似炸雷,項寧的吞噬者從頭進去,從尾出來。

那根魚鰭被斬飛。

那鱗角體似乎吃痛,翻轉身軀,猰貐所纏繞住對方的石柱剎那崩塌。

只見對方一扇,身軀巨大,看起來好像很遲緩,但是他只是微微動一下,便是別人要走半個多小時的距離!

也就是說,逃不了!

他只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普通人,直接被一輛巨大的貨車···哦不,應該是一架行駛在軌道上的高鐵給正面撞擊一般。

那感覺,好似要將他整個人都給撞成齏粉一般。

項寧感受著身后巨大的風壓,又感受著身前那鱗角體滑膩而又有點魚腥味的鱗甲。

項寧一咬牙,一刀直接插入其血肉之中,然后死死的卡住,然后伸出手一拳又一拳的對著那鱗甲砸去。

猰貐本來在鎮守禁地嘛,就算精神力在里世界之中,但也是盡量不做出什么動作,但是現在,猰貐展開翅膀,對著虛空露出尖銳的獠牙。

好像身前有什么敵人對手,他全身緊繃,好似在不斷的用力,拉扯著什么。

而實際上,也確實如此,猰貐就是在用力,在里世界之中,在那沙漠之中,無數砂石巨柱破土而出,砰砰砰的聲音連續響起,那像是一根根觸手伸出,直接朝著天際而去。

每一根比先前還要巨大,或許有人無法想象出那種畫面,但是你可以理解成,每一根巨柱,堪比喜馬拉雅山!甚至比喜馬拉雅山還要巨大。

而就這些巨柱,在那鱗角體面前的面積,也僅僅只能覆蓋那么一些,

那一片鱗片,足以建造一個足球場!

猰貐已經用盡了渾身解數,也只能纏繞住那半頭鱗角體,強行減緩了一下他的速度,但即便如此,項寧還是被那胸鰭給甩在了大地之上,現實之中,猰貐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

甚至都能夠聽到這一界破碎的咔嚓聲了,但是猰貐還是頂住了。

而項寧的話,在對方砸在地面的前一刻,項寧愣是用拳頭給自己鑿出來了足以容納一個人的地方。

就像是寄生蟲一樣,鉆入對方的血肉之中。

但還是被震的頭昏腦漲的。

“主人,我來吃吃看!”吞噬者的聲音出現在項寧的腦海之中。

項寧第一反應是不可能,畢竟那么龐大,吞噬者再怎么吃也不可能吃那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