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一名穿著防護服的醫護人員進入實驗室,將藥劑取走后。

實驗室內,重新恢復了安靜。

這會兒。

賀厲存似乎才想起來,蔣翩枝在手術臺上綁著。

他抬起眼皮,眼底沒什么情緒:“夫人,現在,我們該算算我們之間的賬了。”

手腳無法動彈的蔣翩枝:“......”

她望著重新走近的男人:“別鬧了好不好,先把我松開,我還有事情要做。”

賀厲存不出聲,沉著一張臉,靠近她,然后低頭,咬住了蔣翩枝的唇瓣。

像是懲罰她一般,他用了一點力。

但他更怕傷到她,因為這點力,也不過是讓蔣翩枝的唇上出現了一點咬痕,除此之外,連點破皮都沒有。

蔣翩枝的臉已經紅了。

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近在咫尺的完美面孔:“賀厲存、這,這里是實驗室,你別亂來。”

她的聲音很快就被他纏綿的吻吞沒了。

他的唇,順著她漂亮的脖頸往下,他故意在她鎖骨的位置咬了咬:“如果我不聽呢,夫人打算怎么樣?”

說話間,他的手,已經順利探入她的衣襟。

雪山綿軟。

蔣攀枝的臉早就已經滾燙得不行,她扭動著身體,想要掙脫男人的手掌。

可惜,她自己將自己禁錮在了這里。

雙手雙腳上的桎梏憑借她自己,壓根就沒辦法解開。

衣物散落一地。

觀察室內,只剩曖昧的喘息,與水聲飛濺。

實驗室外。

一群科研人員沒敢離開,他們還在門口守著,隨時等著賀先生將他們叫進去。

可是,自從剛才那名醫護人員提著箱子離開。

實驗室內,就沒有人進出了。

賀先生,怎么還沒出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