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連起伏都沒有的一句話,對于季林來說,卻猶如萬箭穿心......

“恒兒,我......”他張了張嘴,卻最終什么也說不出口。

的確,當初他拋下小小的季邵恒離開時,根本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季邵恒早就猜到他無言以對,唇邊的笑意越發的冷了。

“她和你之間的事情,我不予評判,也不想管。爸你既然也有深愛的人,就知道被拆散是什么樣的感覺。告訴她,她若是一心想要拆散我和司遙,從今往后,我便也沒有這個母親了。”

丟下這番話,季邵恒迅速邁開步子離開,連半秒鐘的停留都沒有。

只余下季林石化在原地,許久之后,也只能長長的嘆息一聲......

兒子說的也沒錯。

當初他們走的瀟灑,如今卻以父母之命強行逼迫他,他也是會反抗的啊......

他今晚之所以來找兒子,也是因為被阮云清折磨的實在是招架不住了,想要片刻的逃離。

若是兒子愿意出面,或許他就不用去面對那潑婦了?

回來的時候想的好好,無論如何也要勸阮云清放下。

可說了半天一點效果都沒有就算了,阮云清竟然還要自殺......

他一個自認為渾身是愛的人都被逼到這種地步了,阮云清還真是離開!

看來,他真要是被那個女人糾纏一生了。

——

季邵恒走到院外,司遙剛剛上車,正準備離開。

“遙遙,你要去哪兒?”他走到她車前,將她攔下。

司遙見來人是他,方才放下了車窗,探頭說道,“凌煙說秦戎城又去找她,喝醉了摔到地上,酒瓶子扎傷了腿,在醫院躺著,我去看看......”

季邵恒一聽又是秦戎城的事兒,黑眸猛的下沉,“有凌煙照顧他,這么冷你去做什么?”

“我去看熱鬧......”司遙吐了吐舌頭,悻悻的說道。

在季邵恒面前她也沒什么好裝的,直接實話實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