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但......秦戎城是個例外。

前一天大醉了一場,說了要放手,結果第二天就跑到褚凌煙家門口去堵著了。

結果不僅沒有抱得美人歸,反而把自己送進了醫院......

玻璃碴子劃傷了他的腿,縫了九針。

用了鎮痛的藥,現在傷口是不疼了,可他的心卻在瑟瑟發抖。

是褚凌煙送他來的醫院,全程沒說一句話,光是站在那里,就讓他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壓迫感......

秦戎城根本不敢說話,連大氣都不敢出!

這天底下,除了季邵恒能讓他如此忌憚之外,怕是也只有她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秦戎城才聽到了自己的聲音。

“凌煙,我已經沒事了,要不你先回去吧......”

冬天的夜里這么涼,他也舍不得她凍著了。

最最關鍵的是,她在這里站著,一聲不吭,他壓根兒就不敢睡覺!

跟受刑也沒什么分別。

褚凌煙聽言,方才轉過身朝他看去。

秦戎城見她回頭,下意識的錯過眼神看向了旁邊,眼神慌亂......

這小姑奶奶發起火來,他都承受不住!

“秦戎城,你下次要是還想鬧,麻煩離我遠一點,我沒那么多時間陪你浪費!”褚凌煙開口,嗓音冷的可怕。

秦戎城聽出其中的陌生與厭惡,心口驀地僵住。

“可我想見你,我不想分手。”他垂著眼簾小聲囁嚅。

褚凌煙沒聽清楚,蹙眉追問,“你說什么?”

“我說,我不想分手!”秦戎城加重了語氣,終于能鼓足勇氣朝她看去,“凌煙,我都說了,我不在乎你的過去,我也不管你心里還愛著誰,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我無法放手!”

“......”褚凌煙眸光一頓,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