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季邵恒回眸看她,“早就告訴過你,兔子急了也會咬人。”

“暮雪可不是兔子......”司遙小聲反駁。

江暮雪剛才的樣子,跟從地獄中走出的修羅沒什么分別......

想到這里,司遙猛然一僵。

從地獄中走出的修羅?

江暮雪結的這個婚,真的猶如地獄一般......

司遙沉默中,季邵恒已然提議,“既然都來了,不進去看看?”

“恩?”司遙恍然回過神來,詫異的看向季邵恒,“你要進去嗎?”

“走。”季邵恒只給了她一個字。

沒等司遙回過神來,季邵恒已經牽著她的手敲門走了進去......

這時候的顧乘風剛好將空杯子放到了一邊,聽到門口的響動,一抬眸發現是司遙來了,眉眼瞬間就揚了起來。

喜悅之情溢于言表,下一秒卻看到季邵恒站在了司遙的身邊。

不僅如此,季邵恒還牽著司遙,牽著那個他日思夜想的女人......

心底深處的躁動,又開始啃噬著他的靈魂!

江暮雪也回了頭,看到是司遙和季邵恒,頓時高興的迎了上去,“季總,遙遙!你們怎么來了?”

也是有幾天沒有看到遙遙了,江暮雪成天面對著顧乘風,早就厭煩了。

“剛好來醫院有事,順便上來看看你們。”司遙微微一笑,轉而將視線落在她身后的顧乘風身上。

這一看,竟發現顧乘風也正望著她......

眼神里充斥著不舍和委屈,還有一絲依戀。

司遙黛眉緊皺,下意識的移開了視線。

這人估計最近被暮雪虐的半死不活了吧?

也是活該!

誰讓他之前那么對待暮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