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而他,自打出生起,就是東躲西/藏。

盡管這些年季霄想要彌補他,也給了他不少的東西。

可僅僅只是彌補,曾經的那些傷痛,難道就可以被掩蓋了嗎?

不......他會一輩子都記在心里。

他恨著所有的人!

區區一個季家,只不過是他的一個跳板罷了,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季邵恒似乎是早就猜到顧乘風會如此這般說。

他并不覺得詫異,反而微勾了薄唇,笑道,“你想贏我?可笑,你現在連這小小的一扇門都出不了,還在逞強?”

“你!”顧乘風咬著牙,下意識的就想要坐起來。

可他才剛剛一動,裂開的肋骨就痛的鉆心!

臉色瞬間就蒼白了下來。

但即便是如此,他也沒有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

就怕讓季邵恒聽了去當成笑話!

他的沉默,也在季邵恒的料想之內。

“顧乘風,你說我因為奶奶的死記恨于你,可你又何嘗不是一樣?”季邵恒說著,視線已落在遙遠的夜空中。

他嗓音飄渺,帶著顧乘風猜不透的深意。

“哼。我們兩個生來就注定不對盤!這輩子就這樣你恨著我,我恨著你吧!”顧乘風絲毫不掩藏自己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想法。

事到如今,他們兩個也沒必要再裝什么樣子了。

他如今只想將季紹恒取而代之!

本來他已經利用江家的力量壯大了許多,眼看著就要大干一場,誰知道江暮雪那個瘋女人卻發了狠,將他打進了醫院!

躺在這里,即便是有眼線在外辦事,但終究不如自己親力親為來的踏實。

還有那些好不容易被他說服的勢力,最近已經對他頗有微詞了......

想到這里,顧乘風又默默攥緊了拳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