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霍行舟也沒有勉強她收下,只是說道:“那晚上我替你上藥。”

喬惜整個人就像是置身火海一樣,滾燙。

她連忙扯過藥膏說道:“我自己來吧。”

霍行舟走近了兩步,伸出手攬住了她的腰說道:“喬惜,你昨晚發酒瘋了。以前你喝醉挺乖巧的,就算是發酒瘋也挺可愛的。但昨晚你哭得很厲害。”

“你......”喬惜抬頭,那雙杏眸看著他,“你不是說我昨晚睡著了什么都沒有做嗎?”

“因為早上不想提,白天冷靜下來了。”

喬惜看著他問道:“那我昨晚為什么哭?”

喬惜絞盡腦汁都想不到那些畫面,但看霍行舟的表情和語氣,她能夠猜到自己發酒瘋說的話一定是刺激到這個男人了。

他低頭,那雙眸子深深地看著她,仿佛想要看清楚她最真實的自己。

他的指腹輕輕撫摸著她的臉頰說道:“你昨晚哭著喊奶奶,說是想奶奶。后來又說想阿意了,這兩個人都是你的意難平。你放不下......”

他吃的是鐘意的醋。

因為他最清楚她的“阿意”還活著。

或許是鐘意說的那些挑釁的話讓他有了些許危機感,讓他潛意識里面也無法忽略。

喬惜一聽到阿意,她就明白為什么霍行舟會有那么大的反應了。

她可能不只是喊“阿意”的名字,一定說了些別的。

“抱歉。”

喬惜咬著唇,她是因為訂婚宴發現的那些細節晃了心神。所以才喝了那么多酒,之前就答應了霍行舟會少喝酒的。

是她食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