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我們打個賭吧。我覺得按照沈玄知那脾氣,遲早會把霍思嬌氣死。她一怒之下就會轉投謝敘白的懷抱了。”

孫威猛賭博有癮。

天天想要和別人打賭。

喬惜看著他果斷拒絕:“不賭。”

孫威猛說了一聲沒趣。

喬惜嘴角上翹,“你趕緊去訂鮮花吧。”

“哦。”

......

傍晚。

謝公館。

謝敘白傍晚回到了家里,正看到了沈玄知給謝老夫人針灸。

“敘白回來了,過來坐。”

謝老夫人招了招手,那雙眼睛里面都透著打量。

謝敘白將手中的文件和袋子交給身旁的寧遠坐到了老夫人的身邊,喊了一聲:“奶奶。”

謝老夫人先是冷哼了一聲,說話也沒有避著沈玄知。

“敘白,我可警告過你。你要是在年關之前沒找到女朋友的話,我真的會去裴家提親的。”

謝敘白無奈地應付著老太太:“我知道的。”

這老太太說到做到。

就算是賭氣看不上裴純,也還是去提親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