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謝老夫人瞇著眼睛盯著那袋子說道:“這是什么?伊琳大師設計工作室的衣服?喲,還是男裝呢。小遠你給我看這東西做什么?”

謝老夫人看得很仔細,甚至還將那袋子扒拉開了。

謝家許多衣服都是定制的,這袋子里的西裝倒是和平時風格不太一樣。雖然都是西裝,但卻是謝敘白很少會穿的黑色。連西裝的袖口和衣角處都繡著金線蓮花。

有種低調的張揚。

不像是謝敘白平時隨性的風格。

“這不是謝家定制的那一批衣服,金線蓮花倒是特別。”老太太問寧遠,“這衣服哪里來的?”

謝敘白站起身冷眼掃看了一眼寧遠,說道:“是客戶送的。”他很快就岔開了話題看向沈玄知說道,“沈醫生,我奶奶的針灸快要結束了嗎?”

沈玄知神色淡淡地說道:“現在要留針,待會兒拔針就可以了。”

“好,那先麻煩你和我來一趟。上次答應給你的東西,我取回來了。”

謝敘白站起身就要走。

謝老夫人忍不住出聲:“怎么就走了呢?敘白,你還沒說清楚這西裝是哪來的呢。小遠,你偷摸告訴我。”

寧遠壓低聲音說了三個字“霍小姐。”

老夫人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驚喜。

這都到送衣服的地步了。

......

后院魚池。

謝敘白和沈玄知相對而立。

謝敘白從西裝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個盒子,伸手遞了過去:“做了簡單的清洗,正好物歸原主了。這就當是給你的診費。”

沈玄知接過盒子打開一看是那串圓潤的小葉紫檀佛珠,上面每一顆佛珠的紋路他都熟記于心。

這是父親最后的遺物,上次他為了可笑的自尊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