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股隱隱的敵意被他深藏在心底。

謝敘白轉眸看著他:“以前我確實是有想法,但被霍總拒絕了。”

沈玄知心頭微動,他承認自己有些卑鄙,聽到這樣的話心里還有幾分高興。可他又知道霍思嬌的眼底揉不得沙子,就算到最后他和關靜檀什么都沒有發生,做了一場表面夫妻。

他又有什么權利奢求霍思嬌要等他呢?

她是霍家大小姐!

他與她就是云泥之別。

只是還沒等沈玄知高興多久,又聽到謝敘白開口說道:“我與霍家可以不聯姻,但卻可以結親。”

聯姻出于利益,而結親則是不同的。

沈玄知聽到“結親”兩個字,垂落在身側的手死死地握緊了。

他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

他不喜歡謝敘白的語氣,更不想聽到他口中關于霍思嬌的點滴。他會忍不住嫉妒,忍不住去猜測他們之間做了什么。

謝敘白的一切,都是他難以達到的高度。

“你還有事嗎?沒有的話,我要去給老夫人拔針了。”他和謝敘白沒有什么交情,以后也不想有什么交情。

謝敘白緩緩說道:“嗯,她送我一套衣服。”

沈玄知陡然生出了一肚子的氣。

心口堵得慌。

但他向來寡言少語,極力地掩藏著心中波瀾翻涌的情緒。

沈玄知罕見地懟了一句:“是嗎?她送過我的東西更多。”

說完就轉身往客廳里面走回去。

謝敘白站在昏暗的光線里笑了一聲,他什么時候也開始較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