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葉瑩輕輕扯開脖子上的高領線衣,不太自然地說道:“我每天都有圖你給我另配的玉肌膏。你看看這些疤痕的顏色是不是淡了?我早上怕自己看錯了。”

喬惜湊近仔細看了一圈說道:“是淡了。”

“那你替我拍個照片吧,我自己每天都有記錄。我想記錄下自己變好的過程,看著這些纏著我好多年的傷疤慢慢褪去是一種很難忘的體驗。喬惜,它們會消失的對嗎?”

這些傷疤仿佛就代表了她這么多年的自卑。

只有疤痕消退了,她的自卑才會脫離。

喬惜伸出手摸了摸她猙獰的疤痕說道:“時間久遠,是否能恢復如初很難說。但至少能夠淡去很多。但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只要你堅持就有可能出奇跡。”

“嗯!”

葉瑩眼中盈滿水光,重重地點了點頭。

她回家特意查了一下喬惜的事跡,才發現原來她的身世經歷比她還要艱辛。在喬惜的身上,她仿佛汲取到了莫名的力量。

喬惜看著她緩緩笑了,那雙和葉瑩相似的杏眸彎了起來,仿佛天邊新月。

恰在此時。

二樓傳來女人尖銳的爭吵聲。

“我的項鏈明明就放在一邊的,怎么現在就不見了呢?你們芙蓉是店大欺客嗎?我去更衣室換個衣服的時間,價值幾十萬的項鏈就不見了!報警!”

一個身材比較豐滿的中年女人拎著挎包,站在長廊口大聲喧嘩。

連一樓都能夠聽清楚她的叫罵聲。

美容師在一旁小聲安撫,努力降低影響。

今日開業絕對不能將警察招來,否則不清楚內情的人還以為她們美容院犯了什么事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