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裴太太使勁掙扎著,卻抽不出手腕。

眼前這位霍少夫人的手勁兒實在是大,扣住了她的腕骨根本就無法動彈。

“你是要以勢壓人嗎?”

裴純的母親大聲嚷嚷了起來,“大家快來看吶,芙蓉美容院欺負人了!不僅偷走了我的名貴項鏈,還不允許我報警!大伙兒都來評評理!”

她嗓門特別大,很多女客人也不咨詢了都起身站在大堂里面看熱鬧。

還有正義感強的替裴太太說話了。

“喬小姐,這位裴太太丟了東西也是著急。要是東西貴重就先找找,找不到再報警。”

“報警是顧客的權利吧。”

“喬小姐這么攔著不會有什么貓膩吧?新開的美容院,美容師手腳不干凈也是常有的事。價值幾十萬的項鏈夠她們好幾年的工資了,見財起意也正常。”

面對她們的議論,喬惜的心里很平靜。

顧客站在顧客的角度說話,是很正常的,她們才是利益共同體。

她緩緩松開了裴太太的手腕,那白皙的手腕上連一個指甲印都沒有留下,讓裴太太還想尋性滋事都找不到借口。

她揉著手腕冷哼了一聲。

喬惜看了一圈一樓大堂的顧客,揚聲對裴太太說道:“在您的財產和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時,報警確實是您的權利,我沒有辦法阻攔。

但是我們還沒有搞清事情的原委,就別浪費警力了。現在社會上警力也很緊張,讓我們美容院的工作人員先給您找一圈,行嗎?”

她說的合情合理。

裴太太暗嘲這個喬惜真是狡猾,一句不要浪費警力就將她架在道德枷鎖上,她要是不答應就顯得特別可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