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薛主任手下看了一下方言家里,來到他的身邊低聲匯報了一下。

  薛主任也點了點頭。

  “看來方言同志說的情況,果然屬實!”

  薛主任冷眼看著何雨柱說道:“方言同志父母陣亡的撫恤金都被偷光了,家里的家具也都被強行要走了!”

  “薛主任,這是個誤會啊!”

  何雨柱連忙看向了薛主任這邊低聲說道。

  “誤會?”

  薛主任冷眼看著何雨柱呵斥道:“那你手里拿著的是什么?難道不是方言同志家的鍋嗎?”

  何雨柱低頭一看,才注意到自己拿得方言的鍋還有蛋炒飯還沒有放下呢。

  這才連忙放回到了門口的灶臺上。

  “薛主任,我這是來幫著方言炒菜的,這是我剛給他炒好的蛋炒飯!”

  何雨柱的謊話張口就來的辯解了一句。

  “放屁!”

  方言冷笑著對著何雨柱嘲諷道:“就你那個狗屁廚藝,還想做出這么好吃的蛋炒飯?”

  “你——”

  何雨柱被方言嗆的一句話說不出來了。

  正當這個時候,神級蛋炒飯的香味已經傳遍了院子。

  不少人家都是被這個味道吸引出來了。

  就連秦淮茹跟易中海,倆人也從何雨柱家的地窖里走出來了。

  只是此時的秦淮茹衣衫不整,頭發凌亂。

  易中海也一只手提著褲子,系著腰帶。

  倆人面色都是通紅。

  看到不少人圍在方言兄妹倆門口,易中海跟秦淮茹也連忙過來了。

  “來人,把何雨柱還有賈梗,給我帶走!”

  薛主任直接冷聲喊了一聲。

  立刻就有民警要把何雨柱跟棒梗抓走。

  易中海跟秦淮茹一看這個情況,連忙就急了。

  “等一下!”

  易中海連忙擠過了人群,上前對著薛主任說道:“薛主任,這是怎么了?怎么無緣無故的,就要抓棒梗跟傻柱啊?”

  “原來是易中海啊!”

  薛主任冷眼看了一眼易中海,冷聲說道:“根據方言同志的舉報,賈梗盜竊烈屬撫恤金,何雨柱更是暴力毆打烈屬,搶劫財產,倆人都要帶走調查!”

  秦淮茹可知道自己兒子沒少從方言家里偷撫恤金。

  要不這兩年,家里哪能月月都吃上肉啊。

  這要是自己兒子被抓走了,那盜竊烈屬撫恤金是大罪,一旦坐實,棒梗可是要進少管所的啊。

  “同志,誤會了!”

  秦淮茹連忙上前護住了棒梗,然后說道:“我兒子沒有偷什么撫恤金!”

  “帶走!”

  薛主任懶得跟秦淮茹還有易中海浪費口舌,直接下令。

  幾個民警立刻上前,帶走了何雨柱跟棒梗。

  隨著兩人被帶走,何雨柱此時也怒上心頭。

  何雨柱目瞪欲裂的瞪眼看著方言,喊道:“方言,你等老子出來的,老子不弄死你,姥姥!”

  “別抓我……別抓我,錢不是我偷的,是我傻叔偷的!”

  棒梗踢腿胡鬧,可是根本沒有用,依然被民警直接給帶走了。

  秦淮茹跟易中海一看到倆人真的被抓走了,她們頓時也著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