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閻埠貴作為一個很能算計的選手,這會兒的他怎么可能會沒看出來易中海現在就是在算計他跟劉海中兩個人呢!

  因為他想要拿他們兩個人當槍使喚去對付方言去。

  可是不說話又不行,所以閻埠貴在想了一下之后,就是開口說道:“其實啊,要我說這事兒主要還是怪傻柱,你說你就因為那么一點兒吃的就要人家方言的命,這哪兒就至于了是不是?”

  易中海一聽方言的話,心里頭頓時就是一頓鄙視。

  “我說老閻,這話說的就是你不對了,這事兒傻柱是有不對的地方,但是那主要不還是怪那方言嗎?”

  見閻埠貴還想要繼續跟自己對著干,易中海直接伸出五根手指頭,說道:

  “五塊錢!要是這事兒成了,我一人給你們五塊錢!”

  “十塊!”閻埠貴立刻討價還價道。

  早說有錢,這不就不跟你對著干了嘛!

  “行!十塊就十塊!”易中海說這話的時候,咬牙切齒的。

  這閻埠貴,還真的是會趁火打劫!

  “那這樣,你先給我們一人五塊錢定金,等到事成之后,你再把剩下的五塊錢給我們!”

  閻埠貴繼續補充道。

  “我覺得老閻說的很有道理!”劉海中也是趕緊說道。

  這方言那么油鹽不進,萬一最后就是說不通,那先拿這五塊錢定金在手里,倒是也不虧。

  易中海這會兒氣的都是要在心里頭罵娘了。

  可是又沒有辦法,畢竟這事兒要成,他還得指望著他倆呢,于是一咬牙,就是一人先給了五塊錢。

  “那你們現在就去把大院的人去召集起來去!”易中海說道。

  方言家。

  “哈哈哈哈……哥哥,這個笑話也是太好笑了,快快快,你再講一個,再講一個!”

  吃過晚飯后,閑來無事的方言跟趙露絲兩人就是玩起了互相給對方講笑話的小游戲,可是講著講著,到了最后,竟然是變成了方言一個人的講笑話專場了。

  “砰砰砰——”

  就在方言想要繼續講的時候,家門突然被人敲響了。

  方言頓時有些生氣了。

  這幫禽獸每次敲門都搞的像是來家里討債一樣,那門敲的都快跟砸門一樣了。

  “哥哥……”

  趙露絲下意識地往回瑟縮了一下,方言見狀,立刻安慰道:“絲絲不怕,哥哥去看看!”

  見趙露絲點頭,方言便是直接起身打開了房門。

  見來人是劉光天,就問道:“干什么?”

  “我爸讓我喊你開全院大會!”劉光天此時還是一個半大的孩子,在看到方言那一張冷臉的時候,一下子就是有些害怕了。

  所以,在說完這句話之后,直接就是跑掉了。

  方言也是在同一時間關上了自家的門。

  “哥,他們要干啥啊?”趙露絲見方言回來了,趕緊問道。

  “還能干什么!肯定是為了傻柱跟棒梗的事兒要開全院大會批斗我們家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