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所以,賈家賠償我的兩千塊錢加上傻柱的一千八百塊錢工資錢,這樣一共就是三千八百塊錢,這傻柱把我腦袋都打破了,所以我再加上個二百塊錢的醫藥費不過分吧,這樣一共就是四千塊錢了!”

  “至于諒解書,我就給你們一個友情價,一份一千塊錢,所以這樣算下來,你們要是想要讓我給傻柱跟棒梗兩個人每人出一份諒解書的話,給我拿六千塊錢出來,我立馬就寫諒解書出來給你們!”

  方言說完這些話之后,就是淡淡地等著那些禽獸們的大爆發了。

  果不其然,一聽方言竟然一開口就是要六千塊錢,現場的所有人都是震驚了。

  畢竟,在這個年代,那不管是誰的家里頭可也不可能會有六千塊錢的啊!

  反正也是,因為即便是到了九十年代左右,那萬元戶可也挺少見的。

  但是方言不管那些,出六千塊錢,那這事兒就有得談,沒有,那就什么也別談!

  爺不伺候!

  “方言,你開口就是六千塊錢,你怎么不去搶啊你!除了銀行,誰家會有六千塊錢!”易中海臉色陰沉地說道。

  “你啊!”方言淡淡地開口說道。

  方言的態度一下子就給易中海整不會了。

  “你……你說什么?”

  “我說你有六千塊錢啊!要是我算的沒有錯的話,你易中海當八級鉗工最少也有十年的時間了吧,八級鉗工一個月的工資九十九塊錢,你跟一大媽倆人平時生活節儉,一個月的生活費根本要不了多少,我再去掉你時不時地半夜接濟一下秦寡婦,還再去掉給一大媽買藥的錢,一個月十九塊錢足夠你們家花了。”

  “也就是說你每個月是可以存下來至少八十塊錢的,一個月是八十,一年下來就是九百六十塊錢,這十年下來,你的存款至少也應該有九千六百塊錢了,而我算的這些還不算你十年前存下的錢,這要是都算上,你一大爺可是妥妥的萬元戶,六千塊錢在你那里還不就是說拿就能拿得出來得!”

  方言的這筆帳一算下來,這滿院子的人是再也都不把注意力放在方言的身上了。

  他們齊刷刷地看向了易中海,有人驚訝于易中海竟然有那么多的存款,有的人則是驚訝于易中海時不時地半夜去接濟一下秦寡婦。

  唯獨易中海一人,這會兒都是被氣的快要炸了。

  “方言,你……你不要在這里胡說八道你!”

  就在這時,閻埠貴也是悠悠然地開口說了一句:“方言算的沒有錯啊!我剛才也算了一遍,也是這個數!”

  說完這句話之后,閻埠貴瞬間覺得自己之前跟易中海要十塊錢要少了。

  聽了閻埠貴的話,方言也是聳了聳肩膀。

  意思是他可沒有瞎說,他自己說的本就有理有據了,這會兒還又有了一個能證明他算的沒毛病的人!

  易中海這會兒氣的就差一腳踹到閻埠貴的身上了。

  這個狗東西,自己給他錢可不是讓他幫著方言說話的。

  “行了,易中海,你就別瞪了,這賬這么好算,是人都能算明白,我們還是說回諒解書的事兒吧!”

  方言也沒想要在這兒跟他們浪費太多的時間,直接就是加快了這事兒的交涉速度。

  “要是沒有我的諒解書,傻柱這接下來的幾年可就要在監獄里面過了,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幾年之后,就算是傻柱出來了,他又能干什么?這一份軋鋼廠主廚的工作,他還能干了嗎?有了案底,他還能娶上媳婦了嗎?”

  “到時候他成了絕戶不說,就連你易中海可都也沒有人給你養老了,當然了,除非是你找個寡婦給你生一個那也行!但就算是這樣,到時候你損失的可也是遠遠要比這六千塊錢要來的多的!”

  方言的話可以說是句句都戳在他們的心窩子上,尤其是他這一次更是指桑罵槐說他們兩個人有一腿了。

  搞得秦淮茹跟易中海兩個人心里頭那個氣呀!

  方言先是提到易中海大半夜地去接濟秦淮茹家,后又提到讓他找個寡婦給他生個孩子,搞得一大媽現在都是開始用懷疑的眼神打量上秦淮茹跟易中海兩個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