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這事兒要是何雨柱不同意,那她兒子可也出不來了,畢竟,這六千塊錢都是以何雨柱的名義拿的。

  于是,秦淮茹趕緊就是開口說道:“傻柱,你還猶豫什么呢!一大爺要的不過就是你的一個態度罷了!你也不想想看,自打你爹走了之后,你跟雨水兩個人哪個沒有得過一大爺的照顧,再說了,這錢等到你出去之后,不是就能從方言那兒拿回來了么!”

  何雨柱一聽也是,等自己出去了,就不要說是這六千塊錢了,就是方言那混蛋家的房子,他也得一并給他們家要過來。

  到時候他再把這房子送給秦淮茹,萬一到時候秦淮茹一感動,說不定還直接改嫁給自己了呢!

  “那也不對啊,這來人六千塊錢,我跟棒梗一個人不也就三千塊錢嗎?這怎么六千塊錢還全成了我一個出的了!”

  何雨柱冷靜下來之后,立刻意識到了不對。

  秦淮茹見何雨柱反應過來了,也是一陣尷尬,她本來以為何雨柱反應不過來的。

  見秦淮茹的樣子,易中海立刻開口說道:“你這孩子,你跟淮茹計較那么多干什么,那她婆婆什么人你還不清楚嗎?她可能會在這事兒上掏錢出來嗎?淮茹她不過就是一個女人,你讓她上哪兒去弄三千塊錢去?”

  易中海的算盤打得很響亮,他睡了秦淮茹,讓秦淮茹保證給他生兒子,他才答應給棒梗拿三千塊錢。

  但是這錢他不打算自己出,所以就都算在了何雨柱的頭上。

  都說這四合院最能算計的人是閻埠貴,可現在來看的話,這易中海才是算計高手。

  睡秦淮茹的是他,可掏錢的卻是何雨柱。

  只是可憐了何雨柱這么多年為秦淮茹鞍前馬后、又是出錢又是出力又是見天從軋鋼廠拿剩菜的,結果到現在他還連秦淮茹的手都沒有碰過一下。

  這不,易中海一提是為了秦淮茹,立馬就答應了。

  協議也是十分痛快地就簽了。

  而另外一邊方言出了四合院之后,就直接去了供銷社,買了一些糧食還有蔬菜、水果的種子,當然了,還有一只大公雞。

  他才是一走進四合院的大門,就是遇見了正從家里頭探頭出來望的三大媽。

  三大媽看到方言手里的東西,眼睛立刻就直了。

  剛剛想要過來要,卻是見方言竟然是直接大步越過她朝著中院走去了。

  氣的三大媽直跳腳!

  來到中院的時候,又正好遇見了才從后院照顧完聾老太太出來的一大媽。

  見到方言手中的大公雞,連忙開口說道:“方言,你這日子不過了啊!”

  方言依舊是連正眼都沒有給她一個就是走進了家門。

  “呀!哥哥,你買了好大一只公雞啊!”趙露絲一臉開心地說道。

  “嗯!你不是早就想要吃炒雞了嘛!哥哥今天就給你做一頓全雞宴!”

  “好啊好啊!謝謝哥哥!”

  十四五歲的年齡放在后世,就還只是一個孩子,聽到好吃的,自然是開心的。

  方言笑著揉了一下趙露絲的頭,就去廚房了。

  等到易中海跟秦淮茹兩個人回到四合院的時候,就是聞到了一股讓人欲罷不能的香味兒。

  兩人肚子里頭的饞蟲立刻就是被勾了起來。

  順著那香味兒聞過去,看是方言家,倆人的心里頭就是更加的生氣了。

  憑什么方言那畜生的家里頭頓頓有肉,他們家卻什么都沒有!

  “辣炒雞肉來嘍!”

  “紅燒雞翅、雞腿來嘍!”

  “雞湯來嘍!”

  不一會兒的功夫,方言就是將兩菜一湯端上了桌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