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這個年代的生活本就沒有什么娛樂的項目,所以許大茂跟婁曉娥一聽院子里頭有了八卦了,立刻就是饒有興趣地湊近了閻埠貴一些。

  “三大爺,快說說,發生啥大事兒了?”

  “前幾天棒梗去偷中院方言家的錢和吃的,結果被方言給抓到了,然后傻柱就給了那方言一板磚,結果你猜怎么的?”

  “怎么的了?三大爺,您就快別賣關子了,趕緊說吧!”

  事關何雨柱的八卦,許大茂可不是得著急聽么!

  “結果那方言直接報警把人給抓走了!本來倆人是要被判個四五年的,結果賠了那方言六千塊錢,就改成三個月了!”

  “嘿!這敢情好啊!只是可惜了,這樣的好事兒我竟然是沒看到,可惜了,可惜了呀!”

  許大茂一聽何雨柱被拘留了,心里頭這個痛快。

  就連剛才給了閻埠貴一串野蘑菇的不悅感也是一掃而空了。

  “還有呢!還有那賈張氏前兩天實在是饞的受不了了,這不就又去偷人家方言家的烤鴨,結果不但是被那方言家的捕獸夾給夾斷了胳膊,還被警察給從醫院就帶走了,說是也要判一年呢!”

  閻埠貴滔滔不絕地跟許大茂說著。

  這說一次他就是跟著興奮一次,尤其是許大茂那可是會讓他占小便宜的人,所以閻埠貴就更加是不會跟許大茂少說了。

  除了這些,閻埠貴還又事無巨細地將其他一些事兒都是說了給許大茂聽,就連聾老太太天天拉肚子竄稀找一大媽見天要肉吃的事兒他都給說了。

  婁曉娥一聽聾老太太拉肚子了,臉上立刻浮起了一抹擔心。

  她爸爸婁振華跟聾老太太見過幾次,再加上婁曉娥嫁進來這院子的時候,多虧了聾老太太時不時地照顧一下她,所以婁曉娥一直就以為聾老太太是個還不錯的人。

  只是婁曉娥哪里知道,聾老太太對她的所有好,那可都是帶著目的性的,只是婁曉娥一直都不知道罷了。

  “要我說啊,傻柱那就是活該!好好的人不當,非要當個畜生,如今倒是好了,竟然連上人家搶劫的事兒都是干出來了,要我說,就應該槍斃了他才好呢!”

  許大茂雖然說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相比較于四合院的其他人……哦不,是四合院的那些禽獸們來說,他還算是一個三觀比較正的人。

  最起碼他是干不出像傻柱那樣為了一個小寡婦上門去搶劫人家的事兒的。

  話雖然說是這樣說,許大茂還是覺得方言這小子是真行,竟然是讓何雨柱跟賈家掏了六千塊錢出來。

  好吧,雖然說這錢是易中海掏的,不過名義卻是為著他們兩個人不是嗎?

  只是厲害歸厲害,許大茂還是不由得有些擔心,方言這次用這樣一個強硬的態度來對抗易中海,就是不知道回頭他能不能承受得住他們對他的報復了。

  許大茂跟婁曉娥的八卦聽完了,閻埠貴也是如愿算計到了一些吃的,所以這三個人很快就是各回各家了。

  經過中院的時候,方言正好是在燉雞,許大茂不由得開口夸獎道:“方言,不錯啊!這雞燉的,就是傻柱可都也比不上呢!”

  對于許大茂來說,收拾了何雨柱的人,那就是好人。

  所以,向來沒啥交集的兩家,許大茂也是主動打起了招呼。

  方言看到許大茂跟婁曉娥,也是淡淡地開口說道:“大茂,曉娥,你們回來啦!我妹妹太瘦了,我給她燉點兒雞補補身子!”

  對于許大茂,方言雖然說沒有什么好感,但是也沒有什么惡感。

  因為許大茂是唯一一個沒有跟他們家里頭“借”東西的人。

  雖然那些禽獸以各種理由“借”他們家東西的時候,許大茂沒有幫忙,不過方言卻也能理解。

  畢竟,非親非故的,幫你是情分,不幫你是本分,他也挑不出許大茂什么理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