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方言都已經想過了,要是傻柱真的答應了聾老太太的說法,然后他是一定會先讓傻柱死在聾老太太的前面的。

  最后他會再搞死他們家的其他人,就連已經跟寡婦跑掉的何大清,他也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至于傻柱,他會放在最后面。

  他是不會讓傻柱死的那么容易的。

  方言打算是說,先用傀儡夫控制住傻柱,然后再讓傻柱當著閻埠貴還有劉海中兩個人的面兒,來打死聾老太太。

  這樣一來,那可也就是坐實了說,聾老太太就是被傻柱給打死的了。

  到時候,聾老太太死了,傻柱也因為殺人進入了監獄之中,那到時候,他也是一定會因為殺人罪而被判處死刑的。

  說真的,方言也是真的以為說,在聾老太太交代了何雨柱,讓他毒死自己一家人的時候,可也真的就是說,他是沒有想到過,傻柱是不會同意的。

  畢竟……

  方言可也是說,那何雨柱可也是沒有少在自己身上吃虧。

  就何雨柱那么一個睚眥必報的一個性格,方言本來是覺得說,何雨柱是應該會答應聾老太太的這樣一個要求才是。

  就事論事的說。

  何雨柱那可是說,在自己的身上,可是沒少吃虧的。

  看看,何雨柱的腿是因為方言才瘸的。

  而且,也是因為他,何雨柱沒有了再生育的能力,也就是說,他現在可已經是說,是一個妥妥的絕戶了。

  再一個,那最為重要的,那可就要數何雨柱的房子了。

  要知道,何雨柱那原本可是有兩套房子的,可是呢,現在被方言給搞的,僅僅就也只是說,是剩下了一套房子也沒有了。

  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