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而就在方言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何雨柱那邊也是已經在一番他的鬼哭狼嚎之下,是被派出所的人,給直接帶到了派出所的。

  天知道何雨柱是在這樣一路上的時候,是說了多少的話了。

  嗯!!!

  當然了,他現在所說的一個所有的話。

  那自然就是說,是何雨柱都是用來喊各種冤枉的一個話了,要說他現在這樣一個時候,也是大概就只能是喊這樣的一番話了。

  沒有辦法,那在這個四合院之內,嗯,當然了,不止是在這樣一個四合院之內,那是在所有地球上的一個人,那可都是說,是壓根兒就沒有任何一個人說,是不怕死的。

  雖然說何雨柱自己的心里頭非常確信說,自己是壓根兒沒有殺人的。

  那個聾老太太呢,她的死也是跟自己沒有絲毫的一個關系的,可是……

  可是這架不住自己是現在就算是長了一百張的嘴,那也是沒有辦法來解釋清楚這事兒呀。

  畢竟……

  在聾老太太死的時候,在她的跟前,可是就只有自己一個人的。

  那你就是說,這既然是說,在人家聾老太太是死的時候,就也是只剩下了自己一個人是在她的跟前了,那可不就是說,他也就是成為了那最大的一個嫌疑人了嘛。

  要說其實這事兒,要是換了一位置,然后讓何雨柱來置身事外,不是他自己成為現在一個當事人的話,那想來說,何雨柱也是一定會在這樣一個時候,直接就是說,是要來覺得說,現在的這樣一個時候,是來懷疑對方就是一個兇手的。

  畢竟呢,這事兒那不管是換做了誰不是當事人,誰估計都也是要說,是要直接這樣來想的。

  只是呢,咱們現在的一個情況,壞就壞在了何雨柱是眼下的這么一個情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