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所以呢,此時此刻,當何雨柱是在聽到了警察對他說的這樣一番話之后,立刻就是說是直接嚇的是趕忙跟警察著急解釋了起來。

  “警察同志,我冤枉,我冤枉呀警察同志,我真的沒有殺人,那砒霜是聾老太太自己的,根本就不是我的。”

  “她殘廢了,現在是也不能動彈,全身上下就只有嘴巴能動彈,所以呢,她活不下去了,她想要自殺死掉,那我本來是在知道了聾老太太不想要活下去之后,就也是真的說,是看不下去呀!”

  “所以呢,我就想著說是想要阻止她吃下砒霜的,警察同志,求你們一定要明察呀,我是真的沒有想要說,是想要害死聾老太太呀,我真的就只是想要救人。”

  “我真的就只是想要救人呀警察同志,你們可真的要相信我呀!”

  好家伙!

  何雨柱這會兒是為了拼命解釋,那可也是說,是已經拼命了,看看,他這會兒那可不就是說,是為了能夠是說,是要擺脫自己的一個嫌疑,然后呢,就是趕忙在這兒想了一個算是比較好的,也算是一個比較能夠解釋得通的一個想法了。

  嗯!!!

  最起碼呢,就現在的這樣一個被何雨柱說出口的一個理由,在何雨柱看來,那可也應該算得上說,是一個比較合理的了。

  要不說何雨柱這個人那有的時候這腦子是不好用的,那老話不是都說了,這只有起錯的名字,那可沒有起錯的一個外號,所以呢,傻柱這個外號,那就現在的一個情況看來,可是一點兒都沒有起錯的。

  這不!

  就眼下他這么隨口說出的一個看起來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一個理由,那聽在了警察同志的耳朵里頭,那簡直就是跟笑話一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