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好家伙!

  就是剛才的那樣一個直接大聲喊,還有就是說,是那一位老警察直接說的話,真的就是說,是直接給就是說,是將何雨柱直接就是說,是給嚇了一個激靈的。

  這不!

  當何雨柱現在就是說,是在聽到了那一位老警察直接說的那樣一句話之后,就是趕忙一臉激動地開口說道:

  “別別別!千萬別呀,我都說,我都說,我都說還不行嘛!我全都交代,我全都老老實實地交代出來,你們可千萬不能就這樣給我定罪呀!我是真的沒有殺人,我是真的沒有殺人呀!”

  好家伙,當何雨柱這邊是在說出了這樣一番話之后,就也是真的是說,是要直接激動地哭了起來了。

  要不我們現在的這樣一個情況,現在也是說,是也是要將何雨柱給直接嚇的是說,是要直接哭起來的。

  可也是!

  畢竟,要是剛才的那樣一位老警察要是說,是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之下,是將自己剛才的時候,說的那樣一個話來直接給自己定罪了的話,那何雨柱可不就是說,就是要直接噶屁了。

  要說就現在的一個情況,那也不是說,是在我們這樣一個時候,是要害怕的嘛。

  那可不就是說是要害怕嘛,畢竟,就這樣的一個事兒,那可是事關自己的小命的呀。

  所以呢!

  此時此刻的一個何雨柱,那可不就是說,是要在這樣一個情況之下,情緒是要說,是要變的十分激動了起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