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可不是說,就是這樣一個時候,何雨柱是沒有辦法能夠接受得了眼下的這樣一個事情么!

  畢竟,你看看,他現在好歹那也是說,是已經三十多歲的人了。

  那你說,就要是說,是再以后的時代里面,這一個男人,三十多歲都還沒有結婚,那都是說,是已經十分的少見了。

  更何況說,是眼下的這樣一個時候呢,是不是?!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在大多數人十八九歲就是可以直接結婚的一個時代,那咱們的何雨柱竟然就是說,是要在眼下的這樣一個時候,就不要說是結婚了,他就是說,是連女人到底是個什么滋味,可都還沒有嘗過呢。

  所以呢,何雨柱現在可是說,是打從心眼里頭,是十分的害怕說這會兒的時候,警察就是直接給自己安插上了一個罪名來了。

  畢竟,這會兒那他要不是說,是想要極力反駁的話,那現在我們豈不是就是說,何雨柱就不要說是再來享受一下女人的滋味了,那就是說,他就是要到現在的一個情況來看的話,那可是連活命的一個機會,可都是說,是直接沒有了。

  要是眼下的這樣一個情況來看的話,所以說,無論如何說,何雨柱是都不會允許自己是就這樣直接擔下了這么一個罪名來的。

  畢竟……

  就眼下的這樣一個時候,他要擔下的可不是一個什么別的樣子的罪名,那可是一個殺人的罪名呀。

  這罪名要是說,他不是在這兒來給自己直接定下來的話,那可不就是要說,他的一條小命都是直接就要說,是就直接要定在這兒了。

  是不是》?!

  何雨柱雖然說是非常的想要說,是在這兒來跟聾老太太要下了這樣一個那一堆的金條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