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前面的時候,那雖然說,我們是已經在前面的時候,都是已經說過了,何雨柱的外號,那雖然是說,是叫傻柱,可是呢,何雨柱可是說,那事實上就是說,是一點兒也是不傻的。

  哪怕是說,這老人都是說了,說這沒有叫錯的外號,但是呢,那這都是說,這事情都是有例外的,可既然是說,這事情都是有例外的,那現在的時候,我們的何雨柱,那也就是說,也是能夠算得上說,是一個例外了。

  那是不是?!

  雖然說別人的一個外號,可能就是說,是可能外號沒有起錯的,但是呢,就是我們現在的這樣一個時候,那可也就是說,是應該在眼下的這樣一個時候,直接就是說,是要成為了我們眼下的這樣一個時候了。

  也就是說,這個沒有起錯外號的事兒,可能就是說,是真的不是說,是能夠來成為了目前為止,那應該就是說,是要成為了這樣的一個例外了。

  是的。

  何雨柱的外號,那雖然說是帶上了那么一個傻字,但是呢,他是真的一點兒也都不傻的。

  這不,就是在現在的這樣一個時候,他直接就是來分析出來了什么事兒應該說,什么樣子的一個事情,是不應該來說的。

  畢竟……

  不管在這個世界上,那什么事情再重要,可也都是說,是一點兒都是沒有覺得說,是要成為了眼下的一個情況是說,是有生命還來的更加重要的。

  畢竟……

  人一旦是說,是連生命都是沒有了的一個情況之下,那現在可不就是說,是要連身邊的一個什么別的其他,就也都是說,是直接一點兒也都是說,是要沒有了么。

  是不是?!

  因為人活在這樣一個世界上是所有事情,可都是說,是要按照說,這個人是有了一個生命在的一個情況之下的。

  畢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