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好家伙的,就現在的這樣一個時候,那可也就是要說,何雨柱也是真的覺得自己當時沒有傻到那樣一個程度,直接就是答應了聾老太太的一個說法了。

  要不然的話,不止到時候就是說,他的命是保不住了,就連說好的金條,他也是一點兒都拿不到的。

  話說,真的就是要說,是到了那樣一個時候,那他可就是真的就是說是白白要搭了一條小命進去了。

  派出所的同志,也是因為說,這會兒并沒有拿到何雨柱殺人的一個證據,再加上,就何雨柱這會兒所說的一個話,跟他們在大院內所收集到的一個信息,也真的就是直接確定了說,傻柱在這樣的一個時候,那殺人的罪名也確實就不成立的。

  然后呢,就因為是說傻柱殺人的一個罪名并不是成立的,所以呢,在第二天的時候,何雨柱便是就直接是說,是被就直接給放了出來的。

  但是這事兒呢,派出所的人,也并沒有就是說,是要在現在的這樣一個時候,直接就是說,是想要就在這樣的一個時候,直接就是說,是將這個事兒,是給看成了說,就是任由這個事兒,就是直接這樣悄無聲息地是給直接讓它消失掉的。

  于是,派出所的人,便是就將聾老太太試圖就是想要殺死方言的事兒,也是在四合院里面,跟大院的所有人,都是給直接公布了一番的。

  當四合院的人,是在聽到了派出所的人,說的這樣一番話之后,便是就直接是說,是就倒吸了一口涼氣的。

  因為,他們怎么也想不到,這個跟他們在一個大院生活了那么多年的一個聾老太太,竟然就是說,還是這樣惡毒的一個人。

  同時呢,他們也是十分慶幸說,這當他們是說是跟聾老太太在一塊生活這么多年的一個時間里面,那可也就是說,他們是沒有來得罪聾老太太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