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話語落下,蘇染鼓著腮幫子,目光中透露出假裝生氣的神情,看起來似乎真的生氣了。

但實際上,她心中剛剛涌起的悲傷已經消散了不少。

她這副可愛的模樣讓司擎堯心里發癢,忍不住想要親近她。

他低下頭,打算去親吻蘇染那柔軟如薔薇的唇瓣,卻在同時,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疑惑。

他似乎猛然反應了過來。

“蘇兒,你躲了我三年,是不是因為孩子的事情?”司擎堯立刻問道。

這是他目前能找到的唯一合理的解釋。

蘇染雙頰掛著未干的淚珠,怔怔地看著司擎堯,一副令人憐愛的模樣。

她沒有直接回答,也沒有否認,這讓司擎堯開始猜測她的心思。

在司擎堯看來,蘇染的沉默就等于是一種暗示。

這代表著,她默認了這個猜測。

這讓他心中涌起一股怒意,風卷殘云般的怒意!

“蘇染,你、你瘋了嗎?”

司擎堯抬起頭,眼中帶著一絲憤怒,直視著蘇染。

司擎堯真的覺得自己快要被面前的這個小女人給折騰的精神分裂了!

一會兒難受,一會兒生氣的!情緒變的比翻書還要快,一點都不像自己了。

而這樣子的自己,他并不喜歡。

蘇染張了張嘴,她知道她該解釋的,但一開口就像是在狡辯,這讓她完全沒辦法開口。

只能繼續保持沉默。

而司擎堯這時候就越發的生氣了。

他低吼道:“你把我當成什么了?你是擔心我會因為孩子的事情責怪你或者不要你嗎?你要是因為孩子的事情而覺得對不起我、沒臉見我,那你就太不應該了。”

司擎堯修長的手指輕輕捏住蘇染的臉頰,看似用力,但實際上他并沒有真的用力。

可就算這樣,蘇染的臉還是有點紅了。

司擎堯是又氣又心疼。

“你這個沒良心的女人!”

司擎堯忍不住磨牙。

雖然他知道事情可能并不簡單,但蘇染始終保持沉默,這讓他感到無力。

他一向是個話少的人,這時候卻不停的說著——

“你要是想要孩子,你回來找我生就是了,沒有必要躲著我。以后你想要幾個咱們就生幾個,一個籃球隊不夠的話,再組成個足球隊,行么?”

司擎堯用離譜的話語表達了他急切想要挽留住蘇染的心。

這兩天一提到當年離開的原因,蘇染就保持沉默,這讓司擎堯感到無法捉摸。

他擔心在查清楚這件事之前,蘇染還是會選擇離開。

“我……”

蘇染看他這么著急,實在是心疼了。

她張了張嘴,剛準備回應,司擎堯的電話卻突然急促地響起。

“老六,我查出當年那個頂替蘇染死的女人的身份了。”

電話那頭傳來的消息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打電話過來的人是司御塵。

他剛剛才接到這個消息,說實話,他感到非常的震驚。

司擎堯更是震驚:“你怎么會知道?”

“老三聯系我了。”

司煬那個大嘴巴,從花優優嘴里知道蘇染當年的詐死是為了他們兄弟和司家,他哪里還忍得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