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老爺子這話,讓蘇染的眼神微微一閃。

是啊,在司擎堯的眼中,她已經如同死去一般。

既然已經“死”過一次,那就讓這詐死繼續到底,徹底地從他的生命中消失吧。

這樣的決定,如果經過如同十八層煉獄般的煎熬思索,最終,蘇染再次向司老爺子妥協。

“好,我答應。”

如果說,一年前的妥協只是暫時的,那么這一次,她是真的徹底斬斷了自己的念想。

輕輕開啟泛白的唇瓣,蘇染答應了司老爺子的無恥要求,語氣冰冷,毫無溫度。

司老爺子竟然還不太滿意,冷哼一聲:“你這是什么態度?”

蘇染真的是無語了。

連理都懶得理他!

她的心都已經完完全全的死了,還怎么會有哪怕是一丁點的溫度呢?

難不成他還指望她熱情如火?

蘇染冷聲一笑:“沒殺了你都算不錯了,你害的可是我一生。”

聽出了蘇染口氣里的決絕與悲戚,司老爺子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然后就悄然地掛上了電話。

其實他自己也沒臉,所以掛斷了電話。

然后就迅速都吩咐保鏢撤離,不用再跟隨著蘇染,監視著她了。

他相信蘇染的人品,她既然答應了,就一定會做到。

所以這一次是真的不用再監視她了。

而蘇染,也就真的是徹底的自由了……

可是,這樣子的一種自由,對蘇染而言,反而比把自己緊緊地壓在五指山下還要壓抑!

畢竟她的心,早就遺落在四九城某個男人的身上了。

自從相遇,她的心,就再也沒有屬于過自己了。

所以說,蘇染的身體,雖然是早離開了,可是心,卻永遠地沉淪在了遠方。

淪陷在了某個叫做司擎堯的男人身上……

這種沒有心的自由,還能算是自由嗎?

答案,其實真的是,顯而易見……

“就是這樣。”

站的筆管條直的,蘇染幽幽地將三年前所發生的事情大致地說了出來。

雖然她一直竭盡全力地保持著面色的平靜,也雖然她一直讓自己的口氣保持鎮定,可是她那對芊秀的柳眉一直是蹙了又松、松了又蹙的。

是個人也能看得出她的掙扎與悲傷。

更何況,是那個恨不得將她揉進生命里去愛的司擎堯?

司擎堯的心臟真的是在跟隨著她抽搐。

“好啦,我都說完了,事情差不多就是這樣子的了。”

大大地呼了口氣,蘇染聳了聳肩,俏臉上的表情,一派輕松。

真好,自己終于是把這所有壓在心底的秘密差不多都說了出來,自己終于是再也不用承受著隱瞞他的痛苦與煎熬了……

可是,蘇染雖然是輕松了,司擎堯的心里,卻相當的不輕松了起來!  

這都是個什么事兒!?

這就是自己的親爺爺?

他明明知道自己因為蘇染的事情而痛苦著,自己的掙扎他也明明都看在了眼里,可是他卻只是眼睜睜的看著?

他就那樣任由自己煎熬著?

不,不止他,還有大哥,三哥,司家這一代最優秀的三個男人,全都因為蘇染的離開而陷入悲痛中,整整三年都沒走出來,這些司老爺子全都是看在眼里的。

他難道都不會心痛的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