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眼教主終于說話了!

只是,他話中的內容,卻讓仍然留在此地的諸多強者面露難色。

在眼下的境況中還堅持留下來,自然都抱著進入飛羽仙界,謀求利益的想法。

可天眼教主一開口,就是讓他們離開此地!

這讓他們感到難以接受!

“離開?為何要離開呢?”赤炎女皇追問道。

“危險。”戰車內傳出天眼教主幽幽的聲音。

聽到這話,在場這群強者臉色更加難看!

讓他們離開是因為危險?

那么,天眼教主為何只是讓他們離開,自身卻還留在這里!

若真是有那么危險,天眼教主為何不逃?

赤炎女皇雙眸瞇起,冷笑道:“看來……天眼教主是真的準備獨享好處了。”

“可你這么做,你覺得我等會接受么?”

目前還留在場的修士,都是來自各個界域的頂尖強者。

一句危險就想讓他們離開,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眼教主要是不說這句話,他們或許還會考慮離開。

可一旦說出口,他們反而不可能離開!

就算天眼教主不愿意說明情況,他們也要跟著天眼教主行事!

“爾等是否接受,與我何干。”

“只是你詢問我,我便給你一個回復。”

“離開與否,取決于爾等自身,我不會干預。”

戰車內,天眼教主的聲音很平和。

對于赤炎女皇和其余強者的態度,他似乎一點也不在意。

“很好,天眼教主……我等便陪同你,一起在此地等候。”赤炎女皇露出笑容,說道,“若真是有什么危險,大家也好相互照應。”

天眼教主不再說話。

赤炎女皇眼神冰冷,身形一閃,直接落在戰車的側邊。

其余強者眼神閃爍,相互對視一眼后,誰也不愿意就此離去,也都紛紛靠近戰車。

天眼教主仍在戰車內,沒有現身的意思。

……

“轟!轟!”

飛羽仙界內,方羽一手抓著索陽的腦袋,另外一只手扼住謬武的脖子,讓二者的身軀接連碰撞!

出身于極逆一脈的兩大神王,從未有過如此屈辱的時刻!

他們痛苦哀嚎著,卻沒有辦法掙脫方羽對他們的束縛!

不只是力量上,也包括法則上……他們都被壓制了!

如今的他們,在方羽的手中如同兩只提線木偶,毫無還手之力,只能被玩弄!

“砰!砰!砰……”

接連的碰撞,讓二者的肉身血肉模糊。

但是,通過自身的仙力,又在不斷恢復。

這樣一來,痛苦就變得無限循環了!

肉身上的疼痛尚且能夠忍受。

無法忍受的是被一個人族余孽這般羞辱!

他們可是神王,是至尊仙,是極逆一脈的嫡系成員!

他們從未設想過有一日會敗于神族之外的對手!

何況還是早已衰敗的人族的一個余孽!?

尤其是索陽,內心已全面崩潰。

到這一刻,他對方羽的仇恨已經超過了對死亡的恐懼!

“方羽,你這個人族畜生,我們神族一定不會放過你!我們一脈的尊者會為我報仇!他們一定會將你剝皮拆骨,讓你遭受無盡的折磨……”索陽嘶吼道。

“你也只能這么喊一喊了。”方羽淡淡一笑,說道,“極逆一脈是吧?你們比宙天一脈強還是弱?”

“既然并稱為四大脈,我想應該差不多。”

“等我滅宙天一脈的時候,我會順便把你們極逆一脈也滅了,當然,你也沒機會看到那一幕了。”

聽到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索陽的心境炸裂!

“呃啊啊……我要殺了你!我一定殺了你啊……”索陽想要讓體內的仙力涌動。

但這一刻,方羽的手掌已經釋放出離火。

“轟!”

離火爆燃!

索陽的身軀與神魂在這種強度的焚燒之下,迅速化作飛灰,就此湮滅!

出身于四大脈的一位至尊仙級別的神王,就此死去!

方羽的視線轉移到謬武的身上。

“你也是極逆一脈的成員,而且我看你也聰明一點。”方羽說道,“至少你不會死到臨頭還哇哇叫。”

謬武看向方羽的眼神中,只有恐懼!

他親眼目睹了索陽之死,哪里還敢說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