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方悅抓著他,“你什么意思?”

霍勛懶得理會她。

直接走進她得浴室。

方悅起初沒在意,但是在霍勛關上門后,她忽然想起來,她得內衣還掛在浴室里,她慌忙起身去敲門,“霍勛你出來,你到樓下面去洗。”

霍勛說,“我不去。”

方悅扭門把手,好在霍勛沒有反鎖,她打開了。

“霍勛你出來!快一點。”方悅氣急敗壞。

霍勛用手指頭,挑出她得胸依,“你是怕我看到這個?擺脫,看起來是A連B都沒有,我一點都不感興趣好不好?”

“你......“方悅氣急了,趴他肩上就咬了一口。

霍勛震驚,“你是狗嗎?”

“你才是狗。”方悅一把奪過自己的衣服,便大步走了出去。

霍勛說,“幫我拿一下衣服。”

說完他就關上了浴室的門。

方悅心里想,你都罵我是狗了,我還給你拿衣服,那不是顯得她很賤嗎?

她才不要做這樣的事情,可是她轉頭又一想,要是霍勛沒衣服穿,他不會光著在自己的房間里吧?

但是他的衣服在哪里?

方悅忘記了霍勛的行李箱在她的車里。

霍勛讓她拿衣服,指的也是車里的行李箱。

然而方悅卻去了自己父親的房間,準備找兩件父親的衣服給他湊合穿一下。

他來到父母的房間,打開柜子,找衣服的時候抽屜里掉出一本病歷。

啪的一聲掉低聲。

她疑惑的撿起來。

翻開看了看,然后她就錯愕的睜大了眼睛,那個癌字,就像是針一樣,扎進她得眼睛里,眼淚嘩嘩的往下流。

好似她一瞬間就明白了,父母為什么這么希望她結婚。

原來一直疼愛他的父親得了重病,病歷上寫著是晚期。

意味著他......

方悅雙腿一軟,直接坐到了地上。

身體瑟瑟晃晃的發抖。

她顫抖著掏出手機,就在電話要撥出去的時候,她選擇了放棄,父母隱瞞著她,不就是不想讓她知道嗎?

她現在去問他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