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才結婚晚沒多久,方父就提議讓霍勛進公司,熟悉業務。

他怕自己時日無多,走的時候什么都不安排好他不放心。

霍勛先是回了一趟F國。

江曜景帶著宋蘊蘊也回去了。

得處理工作上的事情。

霍勛結束了公司的所有工作。

雖然霍勛在公司,江曜景可以清閑很多,但是離開他,也只是忙一點。

沒有一個公司,是離不開那一個人的。

一個星期以后,霍勛處理完F國的工作,和房產便回國進了方家公司。

霍勛在國內也有房產,但是住在方家。

不是因為倒插門,而是因為他知道了方父的情況。

方悅想陪著父母。

霍勛作為女婿,也有這個義務。

......

半年后,方父去世,方母瞬間老了很多。

方父去世的那段時間,家里死氣沉沉的。

方悅大多時間都陪著方母。

以前的霍助理,成了霍總。

以他的能力把方家的產業打理的井井有條。

三個月后,方母的情況好了不少。

方悅懷孕了。

方父的去世也沖淡了一些。

霍勛高興于,自己即將成為人父。

方悅高興自己就要做母親了。

方母高興,自己就要做外婆了。

這是一個值得高興的事情。

方悅懷孕六個月的時候,他們去了F國。

顧愛琳的孩子已經生了,是個男孩子。

沈之謙的女兒星星也會走路了。

因為就星星一個女孩子,大家都寵著她。

星星小小的一團,卻喜歡跟在雙雙的屁股后面跑。

雙雙總是嫌棄她,說她腿短。

星星就傻呵呵的笑。

雙雙讓她叫哥哥,她就叫哥哥,雖然叫的不清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