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宋蘊蘊結婚了,新郎卻從始至終不曾出現過。

紅色的被褥,墻上的喜字,醒目的顏色像一個個巴掌打在她的臉上。

羞辱!不甘!?

可是又能怎么樣?

從出生,她的人生都是掌控在別人手里的,包括婚姻。

嫁進江家,也只是因為她父親的貪婪。

她的爺爺曾經是江老爺子的司機,一次意外中,為救江老爺子死了。

家里經營的小公司,背上了巨額債務,面臨破產,精明的父親知道一旦開口向江家要錢,這個人情就用完了,于是他想到一個損人利己的方法,提出要求讓江老的孫子江曜景娶她。

這樣以江家的財富,完全可以給一大筆的彩禮。

又能和江家做親家。

江家礙于面子,也不好拒絕。

這門婚事引得江曜景極度不滿,所以在只有兩家人的婚宴上,都沒出現,并且提出要求,不準她在外面以他妻子的身份自居。

整件事情,沒有人問她愿意不愿意。

她睜著明亮的眸子,卷翹的睫毛輕輕顫動,藏著幾許倔強。

正當她不知道怎么打發這新婚第一夜的時候,接到了同事的短信。

求她幫忙代班。

她打車到醫院。

紅嫁衣,換成了白大褂。

咣當一聲,值班室的門忽然被大力的推開。

她剛想抬頭,只聽見啪嗒一聲,房間里的燈滅了。

宋蘊蘊驚得汗毛豎起。

“什么人......”

她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摁倒在了桌子上,嘩啦一聲桌上的東西滾落一地,一把鋒利的刀子抵在了她的脖子上,威脅道,“別說話!”

昏暗的光線下她只能看到男人一張滿是血的臉和一雙凌厲的眸子。

鼻尖彌漫著濃烈的血腥味,她知道這個男人受傷了。

或許是職業關系,練就了遇事冷靜的性格。

她輕輕的弓起腿,試圖襲擊男人的軟肋,然而她才一動就被男人發現,用力夾住她不安分的雙腿。

“我明明看到他往這邊來了。”

腳步聲直逼門口。

聽他們的動靜馬上就會開門。

情急之下,男人低頭吻住她的嘴唇。

宋蘊蘊反抗,輕易的就推開了男人,他并沒有用手里的利器傷害自己。

她愣了一下。

咔嚓!

這時門把手被扭動。

宋蘊蘊心一橫,仰頭將吻送了上去,她主動摟住男人的脖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