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孟良拄著蒼龍刀,一臉驚訝地道:“只聽說強搶民女的,還沒聽說要強行收徒的,這么威逼又算怎么回事?”

“小年輕戾氣太重了,隨我回山,先當十年雜役磨磨性子吧,玉不琢不成器,我是為了你好。”無幽子說著,隨手一探,一爪遙遙地向孟良抓來。

“天吶,無幽子前輩居然親自向孟良動手了!”

“孟良固然很厲害,可是在合道強者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還手之力,這就叫敬酒不吃吃罰酒吧。”

在所有人的驚嘆聲中,緊跟著又驚懼起來,因為他們看到,孟良居然出拳了。

“砰……”

一聲悶響,勁氣倒卷,直沖上千米高空,就連空中的云氣都被滌蕩一空。

“強行收徒,還要讓我去當雜役,老頭子,你是怎么想的?本來不想說太難聽,但是你也太自以為是了,合道又怎么樣?很厲害嗎?”

孟良的話引起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他們聽到了什么?

孟良以洞玄境的修為,居然要挑戰合道強者?他知不知道,洞玄與合道這兩個境界猶如天地之別,根本就沒有任何遞招的機會。

他能擋下這一爪,肯定是因為無幽子太大意了。

但是,能擋下這一爪,已經足以讓他笑傲天下了吧。

若是這些人知道,孟良曾經在凌霄天斬殺合道強者的話,只怕眼珠子都要被嚇出來了。

“還真是一個皮猴子,孫猴子被鎮壓五百年方才取得真經,至于你,鎮壓五十年磨一磨吧,良才在前,心癢難奈啊!”

無幽子突然笑了起來,可是笑得卻有些磣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