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佟妮淡淡地說:“我也是有工作的,你呢?在家呆了幾十年了吧?誰吃誰的還不一定呢!”

    喬翠花沒有工作,她以維持家庭開銷為理由,把老伴張大強,兒子張國安,兒媳佟妮的工資全部據為己有,除了二兒子張國邦的那一份。

    喬翠花被戳穿了把戲,氣的沖到床邊,她一把把張小花的胳膊提起,就往床下拽,一邊拽一邊說:“這個賠錢貨!我已經談好了,必須得走!”

    張小花嚇的哇哇直哭,坐在地上抱著桌子腿不肯撒手。

    “媽媽!媽媽救我!我不要跟奶奶走!”

    佟妮也顧不得身上的疼了,她掀開被子翻身下床。

    但是現在張小花被喬翠花提著,她不能上去硬槍,兩個成人的爭奪產生的暴力只會傷了孩子。

    佟妮沒有多想,沖上前照著喬翠花的臉就是一個大嘴巴。

    啪!

    喬翠花再次驚呆了,她捂著火辣辣的臉,像看怪物似的瞪著佟妮:“你要瘋啊!”

    佟妮懶得理她,抱起張小花,把她護在自己的懷里。

    佟妮溫柔的目光落在張小花的臉上,看著她水汪汪的眼睛,她的心像被人猛地揪了一下,她用自己的額頭貼著孩子的額頭,輕聲說:“不怕,媽媽在。”

    喬翠花越看心中越氣,趁著佟妮哄孩子,上前幾步抓起掃床的掃把就揮向了母女倆。

    還沒等掃把挨近,佟妮猛地一個轉身,喬翠花的胳膊結結實實倫在了柱子上。

    “哎呦!”

    掃把“啪”的一聲砸在地上,喬翠花疼的嗷嗷叫起來。

    喬翠花覺得今天的事兒透著蹊蹺,她不敢和佟妮硬抗了,要是佟妮真的摔壞腦子瘋了,殺了自己都有可能。

    她一跺腳就往外走,走到門口的時候又停下腳步,兇狠的瞪著母女,放出一句狠話,“你等著!我去找我小兒子,讓他給我做主!”

    喬翠花轉身走了,院子里的大鐵門傳來“砰”的一聲。

    張小花抱著佟妮的脖頸,眼中還泛著淚花,“媽媽,奶奶走了。”

    說話的張小花,身子明顯松弛下來,軟綿綿搭在佟妮的心口,鼻子里還在抽泣著。

    “咕咕……”

    從小肚子里傳來一陣悶聲,佟妮抱著孩子坐到了床上,拍了拍她的肚子,癟癟的。

    “餓了吧?小花?”

    張小花咬咬下唇,喬翠花每天規定她只能吃兩頓,現在還沒到吃飯的時間,她不敢喊餓。

    她委屈巴巴的抱著佟妮,

    佟妮溫柔的在孩子的臉蛋上撫摸著,此時自己的胃部也發出了一陣痙攣,隨即心慌頭暈起來。

    她雙手撐在薄薄的床板上,努力調勻呼吸。

    這是長期營養不良造成的后果,佟妮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的手,哪里還有半點潤澤的顏色,除了皮就是青筋。

    張小花見佟妮很不舒服,翻身下床就往廚房跑。

    “媽媽,廚房灶臺上還有奶奶要喂雞的小碗,我去看里面還有沒有吃的,我們吃了吧?”

    佟妮差點哭了,這對母女究竟過的什么日子啊!

    她強忍住了對惡婆婆的怒氣,招招手把張小花叫了回來,變戲法似的從手邊拿出一個香噴噴的大肉包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