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沒想到她是這樣的人,在他的面前演得很好。

“還真是沒想到,不過現在知道也不晚。”

江陵嘆口氣。

“你這么聰明的人,被她騙了,你就不生氣?”王建國不嫌棄事情大,還在拱火。

“不相關的人,生氣干嘛?我頂多當她是個妹妹,既然她沒把我當自己人,我何必自尋煩惱。”

“你這樣想法不對,你不在乎她,但她在乎你,會對付你最重要的人,你要護好最重要的人,就要充分了解她,知己知彼。”

王建國可不想好朋友因為輕敵,留下遺憾的事情。

“她想做什么,我知道。但我做不到。我已經有心上人,有重要的人護著。”

“知道就好,你既然做了選擇,就好好對小妮妹子。”

不對,怎么變成他在教育自己?

“我們在說合同的事情,你怎么就扯到了她?”

江陵還想要挽救。

王建國翻白眼,“不是你問我,我通過打聽消息,以及白靜母女兩人的行蹤,得知的消息,你還不信?”

“可是……”

江陵還想說什么,被王建國給打斷,“沒有可是,你也知道我從小就跟白靜不對付。我叫她傲嬌女,他叫我鼻涕蟲。有我沒她,有她沒我。”

這個事情,江陵一直頭疼。

一個是他最好的兄弟,一個是他看著長大的妹妹,之前是,現在她做了這么過分事情,那么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不信我,就去調查啊。你一個記者,想要知道什么,手段多的是,趕緊查出來,省的你疑神疑鬼。”

王建國怎么突然覺得小陵好陌生,不是以前他認識的那個殺伐果斷,厲害的人,反而變得優柔寡斷。

他還沒說什么,江陵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信你,但我也要去核實一下,這些都是我們的猜測,萬一……”

王建國推開他的手,“沒有萬一,我用我的酒廠發誓,如果我冤枉她,就讓我的酒廠一直辦不成。你也知道我最在乎什么。”

王建國可不喜歡那個假模假樣的白靜,做作虛偽,也不知道小陵這么聰明的人,怎么就信了那個滿嘴跑火車的女人的話。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的提醒。”

怎么就跟他客氣起來?

他這是要做什么?

“你想我做什么就直接說,突然這么客氣,我有些接受無能。”

王建國有什么說什么,不會拐彎抹角。

“你幫我上心一下,看看她最近都做了什么,尤其是跑我家一趟,看她有沒有去找爺爺,或者是接近爺爺。”

王建國翻了個大白眼,不就是讓他去看看,傲嬌女有沒有去討好老爺子,說的這么晦澀。

江陵什么時候,行事作風變了?

比之前委婉許多,是因為小妮妹子嗎?

“你怎么變了這么多?我都有些認不出來你。”

王建國真是沒想到,短短幾個月不見,他改變了很多。

“人隨時都在變,不能故步自封,更不能坐井觀天。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嘿呦,進步了。終于不自傲了?

這么自戀的人,竟然跟他說這樣的話,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不管王建國怎么驚訝,都覺得小陵比之前好多了,更有人情味,變得更好了。

他喜歡小陵現在的性子,跟樣子,相處起來舒服多了。

比之前冷冰冰,對他愛理不理的強,就沖這個,他真心感謝小妮妹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