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江德海竟然說出了這句話,江老爺子就已經知道他的想法了,只是他也知道了白靜的所作所為,之前對于白靜的那點好感也都褪去了許多。

“都已經說的差不多了?我也大概聽懂你的意思了,只是這件事情的原委,你到底有沒有調查清楚?你有過去問過小陵到底是啥情況嗎?自己的兒子都不相信,反而去相信一個外人的話,甚至都不問問自己兒子到底當時發生了啥事?”

江德海沒有想到回家之后竟然會被自家的老爺子給說了一頓,他甚至覺得做法沒有錯,如今突然被老爺子說了,反而是徹底冷靜下來。

“德海,所有的事情都要想好,不要因為別人說兩句話,你就開始質疑自己的兒子了,更何況你兒子是啥樣的人,你還能不清楚嗎?”

江德海徹底冷靜下來之后,也覺得老爺子的話說的沒有錯。

畢竟他家小陵也是非常清醒的人,他怕是也不會做出這樣沒有風度的事情,既然他沒有管白靜,想來也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江老爺子看著兒子的情緒徹底穩定下來,也知道他聽見了自己說的話,索性倒兩杯茶,示意他坐在自己對面,這才繼續跟他說了下去。

“這件事情你白叔并不是只單單跟你一個人說了,他也還跟我說了,只不過我并沒有完全的相信,反而是給小陵打去電話,也將事情的原委都調查清楚了。”

江德海聽到了江老爺子的做法之后,心里也是明白自己今天處理這件事情的方法的確是不夠妥當,他也并沒有開口說話,反而是等著老爺子。

“白靜的做法也的確是太過分了,江陵第一次帶著佟妮過去,就算是她心里不舒服,應該也是友好的,可是她幾次三番的阻止佟妮說話,也不怪咱們江陵生氣,更何況你覺得心胸這樣不夠寬闊的人,能當咱們江家的當家主母嗎?”

江德海也被江老爺子的話問住了,他不自覺的愣了一下,顯然是沒有想到其中還有這種事情,在聽過白靜的做法之后,他也并沒有馬上開口,反而是將白老爺子告訴自己的話也跟江老爺子說了一下,卻不料,江老爺子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我還是那句話,他說啥你就信啥呢?你自己的兒子啥樣你不知道嗎?就算是你沒有給江陵打電話確認,但是你也應該知道咱們江陵并不是能夠做出這些事情的人,這明顯就是有你白叔添油加醋的說辭,你竟然就相信了?也不怪他給你打電話。”

江老爺子話語中的無奈江德海自然聽出來了,如今有了江老爺子的點撥,他也有些回過神來了,更是沒有浪費時間,不自覺的嘆息一聲。

“我知道了,父親,今天的事情是我欠考慮了,我就想到咱們江陵做出那樣的事情,有點接受不了,是我忽略了他是您帶大的孩子,一定不會做出這種事,我這個父親都沒有您稱職,我竟然不相信自己的兒子。”江老爺子聽出江德海這是真的知道自己錯了,他也沒有多說,只十分自然的點了點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