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江德海沒有想到自己好說好商量劉琴竟然都這樣不聽話,他不自覺的嘆息一聲,努力壓制自己的脾氣,再次勸說劉琴。

“咱們現在也沒有說小陵不跟白靜之后就一定會跟佟妮,畢竟這個佟妮咱們還沒有見過,也是要好好見一面的,而且小陵是咱們的兒子,你還能不知道他有多穩重嗎?他的性格你也是了解的,咱們總是要給佟妮一個機會,看看之后才能做決定的。”

江德海說到這里,并沒有繼續說下去,反而是抬頭看了一眼劉琴的反應,見她一副正在思考的樣子,知道她把自己的話聽了進去,這才慢慢說了下去。

“現在我跟你談論的事情也只是白靜并不適合做江家的當家主母,更是不能讓小陵跟她在一起的。至于其他的事情,總是要等小陵回來之后才能做決定的,他下次再回來怕是也就會留在這邊了,自然會把佟妮帶回來的,到時候咱們再考慮其他的事情。”

盡管江德海的語氣已經這樣好,甚至都是在和劉琴商量了,可她還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覺得無法面對周希月。

對于江德海的勸說也是完全不放在心上,更是不住的反對江德海的想法。

江德海之前一直忍耐劉琴的態度,也是覺得她和自己很像,如今看她還是這樣執迷不悟,心里也有一些不舒服,語氣更是十分不好起來,也帶著一絲警告。

“我說的話你是聽不懂嗎?我和父親都是不同意白靜嫁進來的,無論你怎么喜歡白靜,都不可以在這方面做出任何承諾,至于周希月那邊,你就直接跟她說兩個孩子不合適就可以了,同時你也要告訴她孩子們的事情,大人不要再插手了。”

江德海說到這里,也沒有顧及劉琴到底是什么反應,他不耐煩的站起身,隨即繼續說了下去。

“江陵和白靜的年紀也都不小了,更何況江陵也能有辨別他人的能力,在這一點上,我還是很相信咱們兒子的。至于其他事情,在沒有經過佟妮之前,咱們也不能確定江陵以后的婚姻,對任何人都不要有承諾,這次白靜的事情也算是前車之鑒了。”

江德海平時雖然和劉琴也是有商有量的,但是大事上都是江德海拿主意,更何況他也很少這樣的語氣跟劉琴說話。

劉琴猛然聽到,也是愣了一下,回過神之后就發現江德海已經躺下了,顯然是不準備跟自己交談的意思了,劉琴也知道他這是生氣了,更是沒有湊上去。

雖然江德海休息了,但是劉琴的心里還是久久不能平靜,她既然不能過去打擾江德海,索性就離開了臥室,來到了客廳,心里反復思考著自己要怎么和周希月說這件事情,更何況江德海剛剛的態度讓她意識到,老公是真的不喜歡白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