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妮妮從來都不是躺平系的人,怎么會說這樣的話,一定是跟他開玩笑的。

看他不信,佟妮急忙解決,“你別不信啊,我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呢,我不會主動出擊。”

這下江陵總算是明白,且確認了妮妮的想法。

“妮妮,你是打算抓被后人,這些蝦兵蟹將不值得一起,也不值得你去浪費時間跟精力。”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嗎?”佟妮有些驚訝,怎么她想了什么,他都能猜到?

江陵仿佛看穿了她的疑問,“那是因為我把你放在心上,你的一舉一動我都會分析,自然懂你心里想什么,想要做什么。”

“你這么在意我啊。我就有這么重要?”

明知道他的答案,但還想要親自從他的嘴中得知,親耳聽到他說的。

“你呀,鬼精靈。是,你很重要,我很在意你,勝過我的生命。”

他話都這么說了,考核一定會通過的吧?

“誰要你的命,你的命也是命,我不要你的命。”佟妮趕緊解釋。

“不是,妮妮,你看我都這么的努力跟認真爭取,我是不是考核過關了?”

江陵滿是希冀的問。

佟妮看著他嚴肅道,“江同志,革命尚未成功,還需要繼續努力。”

好吧。

江陵嘆口氣,“妮妮,你什么時候才會答應我?”

佟妮所有所思看了他一眼,“看你表現。”

張小花聽得云里霧里的,什么跟什么,每個字她都能聽懂,但合起來她就聽不懂了。

究竟她錯過了什么,還是江叔叔跟媽媽有什么事情瞞著她?

“江叔叔,你跟媽媽在打什么啞謎?我怎么一個字都聽不懂?”

張小花老實道。

“聽不懂就對了,我們在說話,沒有打啞謎。”江陵壞心思逗弄小花。

張小花關心則亂,沒看到江叔叔得逞的眼神,“最好是這樣,要是讓我知道,江叔叔你故意逗我玩,你死定了,我會告訴媽媽,讓媽媽來收拾你。”

這么小就知道仗勢欺負人,還運用的如此爐火純青,江陵好笑不已,“小花,你可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遠遠勝過你……”媽媽,但看到妮妮探究的眼神,他還是改口,“你叔叔我。”

張小花立刻反應過來,江叔叔應該說是你媽媽,而不是你江叔叔我。

但她沒有證據,只能讓江叔叔得逞,但心有不甘,眼珠子一轉,就想到了絕美的辦法。

“江叔叔,你可真舍得對自己下手,對自己夠狠,佩服。”

除了佩服好像沒有什么,他只能在語言以及氣勢上占據一分優勢。

看著她鬼精靈的樣子,江陵不舍得追究她。

“好了,不說這事兒,就此揭過好不好?”

江陵主動休戰,張小花可不慣他的毛病,想怎么樣就怎么樣,要遵守規矩,就笑呵呵道,“叔叔,你憑什么聽你的。”

她看熱鬧不嫌事大,一直追問不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