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嗖嗖嗖!”

在錢四月跟錢叁雪打高爾夫球的時候,葉凡正看著袁青衣練劍。

葉凡本來想要多睡一會的,結果卻被袁青衣拉起來指導。

葉凡尋思兩人許久未見,而且袁青衣跟他同生共死過無數次,最終來到后花園看女人練武。

“嗖!”

在葉凡看得正高興時,袁青衣突然左腳一跺,整個人瞬間從葉凡面前消失。

葉凡眼睛一瞇,身子爆退了十米。

幾乎是葉凡剛剛離開,一把利劍就從葉凡原先站立的地方悄無聲息刺過。

還伴隨一縷青衣。

“不錯……”

葉凡見狀微微點頭,剛剛說出兩個字又馬上閉嘴,同時再度向后飄飛出去。

在葉凡身子晃動消失的時候,那縷青衣突然砰的一聲爆開。

無數青色的花朵嘩啦一聲籠罩了過來。

在迷幻不遠處的朱靜兒眼睛時,青色的利劍一飛而過,掠出一道青色的弧線。

附近兩朵白色的山藥花無聲而倒。

在山藥花落地的時候,地面一顫,一道裂縫襲向了葉凡。

“來得好!”

葉凡大笑一聲,這一次沒有再躲避,而是踏前一步,砰的一聲踩碎一塊石頭。

石頭一沉,向前方裂縫撞擊了過去。

下一秒,轟的一聲,裂縫和石頭碰撞,炸成了一團碎末。

接著袁青衣沖天而起,宛如仙子萬眾矚目。

等她輕飄飄落下的時候,葉凡已站在她的面前笑道:“青衣,身手精進不少啊。”

袁青衣收回了利劍對葉凡一笑:“葉少說笑了,比起你,我是相差十萬八千里,突襲三次碰都沒碰到你。”

葉凡聞言大笑幾聲,安撫著有些沮喪的女人:

“不是你傷不到我,而是我對你太了解了。”

“咱們在華西呆了那么久,又同生共死那么多次,你對我來說已經毫無秘密。”

“你的任何舉動,哪怕撅……個身子,我也能預判你下一步意圖。”

“所以你的偷襲攻擊對我沒意義。”

“但隨便換一個敵人,你剛才的三招,絕對能要了對方的老命。”

“哪怕唐三國出現,你也能刺他一個傷口。”

葉凡雖然帶著幾分安撫,但也有不少肯定,袁青衣攻擊不中,不是她太差,而是兩人太熟。

對葉凡來說,別說捕捉袁青衣眼神意圖,就是袁青衣撅一下,他也能提前預判用什么姿勢對付。

袁青衣聞言微微一怔,接著沮喪變成了溫柔,還帶著一絲絲久違的羞澀。

她知道葉凡不是純粹安撫,兩人患難與共太多,對彼此身心早已經了如指掌。

特別是當初在浴室給葉凡降溫的時候,葉凡的稍微變化,她都能作出十幾種應對法子。

同樣,葉凡對她也是一樣爛熟于心。

于是她看著葉凡淺淺一笑:“被你這樣一說,我心里好受多了,不然我都沒臉做這第一元老了。”

葉凡大笑出聲:“不做第一元老,那你就做武盟總會長。”

“那不行!”

袁青衣毫不猶豫搖頭:“武盟誰都可以更換,唯獨你和九千歲不能剔掉,你們是武盟基石。”

葉凡掏出一張紙巾,輕輕擦拭袁青衣額頭上的汗水:

“九千歲隱居夏國,三五年不會回來。”

“我這個武盟少主又是甩手掌柜,真正撐起武盟的人是青衣你。”

葉凡一笑:“你現在才是武盟的柱石。”

“葉少,不一樣的。”

袁青衣笑容溫和,語氣認真:“雖然武盟是我在全權打理,但武盟真正的圖騰是你和九千歲。”

“你信不信,我離開武盟,武盟還是現在的武盟,不會有太多變故。”

“但你和九千歲離開武盟或者出事,武盟不用一年就會分崩離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