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葉凡不再刻意隱藏昔日,也就能清晰記起錢氏姐妹的性子,臉上多了一絲惆悵。

當錢氏姐妹如花朵一樣綻放出各自精彩時,也就失去了當初含苞待放的純粹。

“叮——”

就在葉凡的感慨落下時,袁青衣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她拿起來接聽,很快臉色微變:“什么?慕容若兮中毒了?”

“嗚——”

袁青衣接完電話,就拉著葉凡鉆入車里,徑直向西湖人民醫院駛去。

前行的途中,袁青衣一邊督促司機開快一點,一邊向葉凡告知慕容若兮的情況:

“慕容若兮,杭城慕容家族慕容貴的獨女,也是西湖集團的現任總裁。”

“慕容貴夫婦二十年前創立若兮集團,一度成為杭城的納稅大戶,市值二十多個億,是杭城頂尖家族。”

“十年前,慕容富夫婦帶著秘書去象國簽訂協議,結果遭遇一伙象國匪徒襲擊失去蹤影。”

“慕容家族找了三年沒有消息,就宣告慕容若兮父母死亡。”

“慕容老太君讓大兒子慕容富成為未成年的慕容若兮監護人,還讓慕容富全權接管市值二十億的若兮集團。”

“等慕容若兮十八歲后,再按照慕容貴早前的遺囑,成為若兮集團的掌舵人。”

“慕容富經過一系列的操作后,在慕容若兮十八歲之前吞掉了若兮集團全部資產。”

袁青衣低聲一句:“慕容若兮十八歲的時候,只拿到一個負債兩百萬的公司空殼。”

葉凡聞言戲謔:“豪門真是無情啊,連自家侄女都往死里坑。”

袁青衣接過話題:“何止是往死里坑,還把慕容若兮往死里整。”

“在慕容若兮成長到十八歲之前的那些年,她不止一次遭受各種沖突和意外。”

“剎車失靈,游艇漏水,洗澡漏電,街道砍殺……各種‘死神來了’的死法盡數上演。”

“幸虧慕容若兮打小細心,以及父親結拜兄弟馬伯齊多次援手,她才躲過多次危險。”

“吞掉若兮集團,給個負債公司,已經算是慕容富最仁慈的手段。”

她苦笑一聲,多少想起自己當年在袁氏家族的孤苦無助日子,相似的經歷讓她感同身受。

葉凡問出一聲:“慕容富這樣對付慕容若兮,慕容老太君就無所作為?”

袁青衣對慕容家族的事情顯然非常了解,當下毫不猶豫地回應:

“慕容若兮向她告過狀,懷疑自己多次遇險是大伯所為,但慕容老太君不僅不調查,還當場呵斥她。”

“慕容老太君說她沒評沒據就指控大伯,這不僅是極其惡劣的污蔑,還會嚴重損害慕容家族的團結。”

“她更是斥責慕容若兮白眼狼,說慕容富辛辛苦苦打理若兮集團,她卻以小人之心誣陷慕容富。”

“她不僅要慕容若兮當眾給慕容富道歉,還要慕容若兮沒有鐵證情況下不得誣陷,不然就趕出慕容家族。”

她微微抬頭望著前方:“慕容若兮看到慕容老太君不給自己作主就只能自己小心了。”

“這樣看來,老太太不是無所作為,而是跟慕容富同流合污了。”

葉凡開始同情起慕容若兮:“也是,但凡老太太一碗水端平,也不會讓慕容富獨自接管若兮集團了。”

葉凡甚至懷疑,慕容貴夫婦去象國遭遇匪徒襲擊失蹤,也很大概率是老太君和慕容富所為。

袁青衣輕輕點頭,隨后繼續剛才話題:

“慕容若兮遭受不公和打壓,但并沒有破罐子破摔。”

“她依靠馬伯齊的援手,不僅化解了各種暗殺危機,還把負債的若兮公司扭虧為盈。”

“這也是她想要為馬伯齊討回一個公道的原因。”

“三年前,她開發的一款小游戲爆火全國,一個月圈錢十幾個億,因此被黑氏家族看中。”

“黑氏家族收購了若兮公司,還讓慕容若兮作為黑氏在神州的代理人,最終更是讓她成為西湖總裁。”

袁青衣笑笑:“慕容若兮因此一飛沖天,成為凌駕錢四月等人頭上的商業女皇。”

葉凡臉上多了點玩味:“黑古拉這個大老粗打打殺殺不行,投資的目光卻挺牛比的。”

不管是投資西湖集團,還是力捧慕容若兮做總裁,黑古拉所為都可圈可點。

袁青衣微微交錯雙腿,靠在座椅上感慨一聲:

“可惜慕容若兮的如日沖天也就維持了這三年。”

“今年以來,黑氏家族崩散,傳聞接手股份的千影集團要重新找代理人,接著馬伯齊暴斃。”

“慕容若兮在西湖集團的權威和地位一下子就受到了沖擊。”

“雖然她現在依然大權在握,但已經少了往日的令行禁止,因為很多人都覺得一朝天子一朝臣。”

“這些日子,她又身體不好,現在還中毒,只怕好日子到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