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原來你早就醒來了,我還以為你真承受不住猛藥昏迷過去了。”

看到慕容若兮的明亮眼睛,袁青衣很快反應了過來。

她猜測慕容若兮是逃避激吻尷尬裝昏迷。

慕容若兮從病床上坐起,對著袁青衣柔和一笑:

“青衣姐姐,謝謝你關心,謝謝你找來神醫救治我。”

“我沒事了!”

“剛才假裝昏迷,一個是太尷尬了,一個是不想外人知道我痊愈了。”

慕容若兮看著葉凡好奇問道:“青衣姐姐,不知道這位神醫是何方神圣?”

沒等袁青衣點出葉凡的身份,葉凡就扯過紙巾擦擦雙手笑道:

“我叫葉凡,武盟一個小小弟子,也是袁長老的御用小神醫。”

雖然他愿意救治和扶持慕容若兮,卻依然不想對方知道自己身份生出壓力。

袁青衣微微一怔,隨后綻放笑容:

“沒錯,他叫葉凡,武盟子弟,也是我最信得過的人。”

“這一次來杭城調查馬伯齊暴斃一事,我擔心自己見識不過,就讓葉凡也跟著來。”

“結果馬伯齊的死因還沒調查出來,就先接到黃秘書的緊急電話,說你中毒了。”

“于是我就帶著葉神醫過來救你一把。”

“事實也證明,葉神醫妙手回春,把命懸一線的你救活了過來。”

“要知道,那些醫學專家過去一個小時,給你下了三張病危通知書。”

袁青衣幫著葉凡掩飾了一下身份,但也向慕容若兮告知葉凡非常靠譜,而且是她的救命恩人。

慕容若兮聞言撲通一聲跪地:“慕容若兮謝過葉神醫救命之恩!”

經歷多次九死一生的女人,自然知道被人救命的可貴。

“慕容小姐言重了!”

葉凡見狀忙把女人攙扶起來:

“你是袁長老的朋友,也就是我葉凡的朋友,援手理所應當。”

“再說了,我也沒費太大的勁,一個吻而已。”

葉凡打趣:“倒是你不怪我輕薄非禮占便宜就行了。”

慕容若兮搖頭:“葉神醫是救我,我怎能怪責你?”

“而且剛才一巴掌已經夠唐突了,再埋怨葉神醫就不識好歹了。”

“葉神醫,剛才一巴掌,我向你道歉,對不起。”

“今日的救命之恩,你盡管開出條件,只要我能辦到,一定不遺余力。”

說完之后,慕容若兮還給了自己兩巴掌,彌補自己剛才打葉凡一個耳光的錯誤。

“慕容小姐萬萬不可。”

葉凡捉住女人的手苦笑:“你是無心之舉,不用自扇耳光道歉。”

“至于救命之恩的報答,會有機會的,等我想清楚要什么了再告訴你。”

葉凡一轉話鋒:“對了,慕容小姐,這金色蟾蜍是誰送給你的?”

慕容若兮一怔:“這是老太君給我求的招財蟾蜍,聽說她花了八十八萬從靈隱寺求的。”

“奶奶說只要我隨身佩戴這個金色蟾蜍,慕容家族做生意就會順風順水。”

“我雖然不太相信這些東西,但檢查過它沒什么機關,也就常日戴在身上了。”

慕容若兮雖然以前對老太君失望,但終究是一家人,面對她的關心,慕容若兮還是珍惜的。

袁青衣追問一聲:“葉凡,這金色蟾蜍有問題?”

葉凡把玩著手里的金色蟾蜍,接著用左手把它殘留的煞氣全部吸收:

“這個金色蟾蜍被人做了手腳,蘊含了東南亞的古曼童邪術。”

“它確實可以給慕容家族帶來財運,但前提是慢慢流逝慕容若兮的生命。”

“簡單一點說,就是獻祭慕容若兮的小命,壯大慕容家族的好運和財勢。”

“今天如果不是遇見我,估計慕容若兮活不到明天日出了。”

葉凡看著慕容若兮一笑:“雖然我說的很不科學,你可能不信,但事實就是如此。”

慕容若兮回應:“我信……”

葉凡一愣:“你信?”

又是古曼童,又是獻祭,葉凡以為女人哪怕不把自己當神棍,也會不相信自己所言。

可沒想到慕容若兮干脆利落選擇相信他,這多少讓葉凡有點意外。

慕容若兮看著葉凡手里的金色蟾蜍開口:

“雖然我不懂,也覺得玄乎,但你說出來的,我信。”

“一個是眾多醫學專家救不了我,而你能救我,哪怕你診斷的再荒謬,我也該相信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