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啊!”

瑜伽褲女人又是一聲慘叫摔在地上。

她捂著臉吼叫不已:“王八蛋,你又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對我動手,你闖大禍了。”

葉凡冷笑一聲:“你不給風叔賠禮道歉,接受應有的懲罰,那才是真正的闖大禍。”

葉凡還想要上去一腳,卻被李東風死死伸手拉住。

他倒不是不想葉凡替自己出氣,而是擔心葉凡被送進去坐牢,畢竟這年頭男人容易重罰。

瑜伽褲女人的同伙想要沖上來痛揍葉凡,但感受到葉凡的強大氣場又忍住,只是拿著手機懟著葉凡猛拍。

標題她們心里都已經想好了,猥瑣男偷拍不成,當場施暴清白少女,或者,少女受辱,幫她的只有她!

瑜伽褲女人也扯著嗓子胡攪蠻纏:“王八蛋,老東西干出畜牲的事情,你還動手打人,有沒有王法?”

葉凡語氣冰冷:“你再污蔑風叔,我就打爛你的嘴。”

感受到葉凡的凌厲,瑜伽褲女人往后挪了幾步,接著又惱羞成怒喊叫:

“錢氏大少,好大威風啊,欺負我這樣一個弱女子,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我告訴你,我沒有污蔑那個老東西。”

“雖然我可能、或者、疑似看錯他偷拍,但我身上衣服是他實打實撕爛的。”

“他獸性大發對我施暴,可是有不少眼睛看著的,我雖然抽煙喝酒蹦迪,但我依然是一個好女孩。”

瑜伽褲女人一副歇斯底里的控訴:“好女孩這樣被暴力羞辱,心里有多大陰影,你知道嗎?”

她的同伴也都紛紛站了出來,喊著看到李東風拉扯瑜伽褲女人的衣服,還親耳聽到了衣服拉扯聲。

“不是,我沒有!”

李東風聽到指控又著急起來,忙揮舞著雙手給自己辯解:

“我手機突然被她搶走,我以為是小偷,就本能沖過去想要搶回來。”

“這期間有過拉扯,但我一直都是抓她的手,還有我那部手機,根本沒有撕裂她的衣服。”

“她的衣服,是她看到有人沖過來了,自己扯開的,當時還讓我愣了一下。”

“也就那個空檔,我好不容易搶回來的衣服,又被她搶奪了回去。”

“然后她就指控我偷拍和撕扯她衣服,我真的沒有碰她。”

“我看到這種女人一般都是繞著走的,哪里有膽子靠近她啊?更別說對她霸王硬上弓啊。”

李東風語無倫次把瑜伽褲女人衣服撕爛一事說出來,同時內心感覺到一股說不出的憋屈和絕望。

明明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現在卻被逼到要自證,如果自證不清,那就身敗名裂了。

而對方卻幾乎不會有屁事。

葉凡輕輕點頭:“風叔,你放心,她誣陷你越多,我就讓她付出代價更多。”

李東風心里溫暖了很多,沖淡了女兒跟自己切割的難受。

“老東西,敢做不敢認?還是不是一個男人?”

此刻,瑜伽褲女人已經緩沖了過來:“這么多人看到你撕扯我衣服,你還敢抵賴?”

一眾同伴再度作證李東風霸王硬上弓。

周圍病人和護士重新鄙視起李東風來:

“老家伙,大男人,痛快一點,敢作敢當,把事情都認了吧,這么多人作證,你狡辯不了。”

“就是,別以為有錢氏子侄庇護,你們就能為所欲為,杭城是有王法有法律的。”

“我大侄女可是一線媒體的人,我一定要把你們丑陋嘴臉公諸于眾。”

“如果不是受到了巨大欺負,小姑娘怎會不惜清白當眾指控?”

眾人七嘴八舌斥責著李東風,讓他拿出男人的擔當承認罪行。

至于李東風手機沒有偷拍一事,不過是瑜伽褲女人情急誤會了而已。

李東風氣壞:“你們——”

“閉嘴!”

葉凡對著眾人喝出一聲:“你們這些舔狗,不長腦子就別多嘴,孫逢春她們如此囂張就是你們縱容的。”

接著他盯著瑜伽褲女人冰冷出聲:

“本來還想要給你一個改過的機會,沒想到你非要一條道走到黑。”

“上次在機場污蔑我,今天又污蔑風叔,看來你是踩著我們這些老實人發大財啊。”

“可惜你今天遇見了我!”

“我不會給你這個墊腳的機會。”

“風叔是不是偷拍你,是不是施暴你,有一個最簡單最直接的法子,那就是調看洗手間附近的監控。”

葉凡落地有聲:“把監控調過來一看,是偷拍施暴,還是你栽贓陷害,一清二楚。”

瑜伽褲女人臉色巨變,下意識抬頭掃視不遠處的洗手間:“洗手間門口沒有監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