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什么?”

瑜伽褲女人捂著臉很是驚怒:“你說什么?”

相比葉凡這一巴掌,她更震驚葉凡所說的話,難于置信等著他重復一遍。

葉凡又是一個耳光打在她臉上:“聽不清楚嗎?我讓你叫黃三少,馬上叫人!”

“王八蛋,又打我?還牛哄哄讓我叫黃三少?”

瑜伽褲女人徹底暴怒了,捂著臉吼叫一聲:“好,好,狗東西,你要尋思,我就成全你。”

說完之后,她就掏出手機打了出去,連哭帶嚎一番后,她重新站在葉凡的面前。

這一刻她意氣風發,似乎已經搬來了大靠山:

“狗東西,等著,黃三少恰好在這附近,五分鐘內就到。”

“你和老不死的等著受死吧。”

“來人,把現場給我圍堵起來,別讓這打人的狗東西跑了。”

瑜伽褲女人一揮手,示意一眾同伴散開堵住出入口,免得給葉凡和李東風跑了。

她這些年積攢百萬粉絲,賺的盆滿缽滿,靠的就是誣陷男人賺取流量,然后把別人同情轉化為錢財。

過去三年,她可謂是無往不利,只要被她污蔑的男人,根本沒一個不社死,不被人千夫所指的。

如此成功,除了人們愿意相信嬌滴滴的小姑娘是清白之外,還有就是被污蔑的男人很難自證清白。

我說你偷窺,我說你偷拍了,要你交出手機檢查,你維護隱私不交出來,我就能指責你做賊心虛。

你打開手機了,我翻看你相冊,發現其它擦邊照片馬上借題發揮。

哪怕沒有自己的照片,而是網圖,也能說你內心邪惡猥瑣,佐證你想要偷拍的‘事實’。

相冊里面干干凈凈,就污蔑你是通過微信拍攝傳給別人。

檢查你的微信,發現你跟別人有調笑其她女人的私下言論,立馬大做文章說你喜歡造黃謠,一樣讓你社死。

微信沒有問題,那就是你手機還有雙系統,讓你馬上打開。

不打開或者沒有雙系統,那又是做賊心虛,打開了,又重復一輪檢查。

哪怕對方最后真的沒有問題,瑜伽褲女人也會反咬對方的錯誤舉動,導致她生出錯覺,讓對方下次注意一點。

然后她就能輕飄飄離去。

畢竟一個大男人是不能跟小女人計較的。

而被她盯上的男人大都是老實人,面對污蔑能自證清白已經是燒高香,又哪能作出有利反擊?

總之,瑜伽褲女人靠著這種套路把人血饅頭吃得飽飽的。

可沒想到,遇見葉凡后,她兩次都失手,還把她逼入了絕境,這嚴重影響她賺錢。

她自然對葉凡恨之入骨,也就想要讓黃三少踩死葉凡。

她手指點著葉凡吼道:“你現在跪下來求饒還來得及,不然黃三少來了,砂鍋大的拳頭有你受的。”

葉凡戲謔一聲:“讓我跪下來求饒,黃三重還不配呢。”

瑜伽褲女人狂笑:“還不配?王八蛋,你知道黃三少的含金量嗎?”

“小子,你太狂妄了。”

那個被打的護士喊道:“黃三少,可是中海武盟會長的兒子,手底下八千弟子,號稱中海第一少呢。”

被打的婦人附和:“中海少主不足于展現黃三少牛比,我有個侄子在武盟,他說黃三少還是執法堂的人。”

中年男子吃驚:“武盟執法堂,可是武盟超然的存在,只對九千歲幾個人負責,各個分會長都要敬讓三分。”

李東風輕輕一拉葉凡衣袖:“葉凡,要不我們走吧?”

對于李東風來說,證明了他清白就滿足了,死磕到底容易把葉凡搭進去,畢竟黃三少聽起來很牛比。

葉凡輕笑出聲:“風叔,公道還沒討回來呢,你挨過的打,受過的羞辱,我要全部給你討回來。”

“我是絕不會讓我救命恩人吞下不該吞的死老鼠。”

“而且這女人喜歡誣陷別人,今天如不給她慘痛的代價,以后會有更多的老實人被污蔑。”

葉凡落地有聲:“她吃了那么多人血饅頭,是時候吐出來了。”

李東風一怔,隨后點點頭,贊同葉凡的話。

他剛才被誣陷的百口莫辯,恨不得一頭撞死證明自己清白,可見其他無辜者也是身心重創。

這種女人再縱容下去,不知道多少人會被害死。

所以他決定一切聽從葉凡的安排。

不過他也悄悄撿起一把掉落的手術刀藏在口袋,一旦葉凡遭遇到黃三少等人的攻擊,他就沖上去擋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