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啊!”

看到這一幕,在場眾人大跌眼鏡,不知道黃三重好端端的怎么跪了下去。

而且臉色蒼白,好像誠惶誠恐的樣子,跟剛才的氣勢如虹判若兩人。

瑜伽褲女人也是止不住一怔,接著趕緊上前攙扶黃三重:

“黃少,你怎么了?是不是被這狗東西氣的?”

“兔崽子,你看看你,口出狂言把黃少氣得跪地了,還不滾過來磕頭道歉?”

瑜伽褲女人盯著葉凡怒叱:“再不識趣,你待會就會死的更慘!”

葉凡戲謔盯著黃三重:“黃三重,你現在很生氣很憤怒很想殺我嗎?”

李東風擠出一聲:“黃少,都是我的錯,懲罰我吧,要殺要剮都可以,只求你們放過葉兄弟。”

葉凡輕聲安撫:“風叔,不用擔心,我們不會有事的,該受懲罰的人不是我們,而是胡作非為的黃三重。”

瑜伽褲女聞言冷笑:“狗東西,都這個時候了還裝腔作勢,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黃少,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無知小子,你不用親自動手,你讓手下人動他就行。”

“來人,先打爛他們造我黃謠的嘴,讓他們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瑜伽褲女人擺出女主人的態勢,讓黃三重下令把葉凡和李東風拿下。

“不,不……”

黃三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用衣袖不斷擦拭冷汗,嘴角抖動不已。

他的心里說不出的惶恐和苦楚,完犢子了,完犢子了,賤人居然踩到葉少頭上去了,真是禍水,禍水啊。

他的余光還掃視到袁青衣在不遠處看戲。

這讓他心里更加發慌。

“不?”

瑜伽褲女人先是一怔,隨后恍然大悟:“黃少,你是覺得掌他們嘴太輕了?那就斷他們一手一腳吧。”

葉凡看著黃三重玩味笑道:“黃少,聽到沒有,斷我一手一腳,還不沖冠一怒為紅顏?”

黃三重擦著汗水站了起來:“不敢,不敢!”

李東風一臉誠懇:“黃少,不關葉兄弟的事情,是我招惹出來的,我給你跪下了,給條活路了。”

李東風準備把能一個小人物該做的全部做完,希望自己的卑微能夠給葉凡換取一條生路。

實在換不來黃三重的高抬貴手,他再放手一搏給葉凡殺出生路。

看到李東風要下跪,瑜伽褲女人抬手就是一巴掌:“早干嗎去了?”

“啪!”

只是還沒等她的手打到李東風,黃三重打了一個激靈,反手一巴掌甩了出去。

一聲脆響,瑜伽褲女人被黃三重打飛了出去。

黃三重怒吼一聲:“賤人,誰給你膽子叫板葉少的?”

瑜伽褲女人捂著臉倒在地上:“黃少,你怎么打我?你應該打老東西和小王八蛋!”

“砰!”

黃三重毫不客氣又是一腳踹翻瑜伽褲女人:

“給我閉嘴!”

“污蔑葉少,羞辱葉少,叫囂葉少,還欺騙我對付葉少,不打你打誰?”

“還有,再敢侮辱葉少和老先生,休怪我一腳踩死你。”

今天的是是非非,黃三重根本不用多問,也知道是瑜伽褲女人興風作浪。

畢竟葉凡的人品和性子他早已經熟悉。

葉凡就不可能做出偷窺和偷拍的事情。

想到瑜伽褲女人把自己拖下水,還是栽贓陷害葉凡,黃三重就恨不得一拳打死她。

“現在,馬上,立刻,跪下給葉少和老先生道歉!”

“不然我不僅跟你一刀兩斷,追回我送給你的財物,還會全面把你封殺。”

黃三重聲色俱厲:“滾過去,跪下道歉,任由葉少懲罰。”

瑜伽褲女人無盡委屈:“黃少,你讓我給老東西他們下跪道歉?這些垃圾配嗎?”

黃三重又是一巴掌打在瑜伽褲女人臉上:“比起葉少他們,你才是真正的垃圾!”

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