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墨雨這時走了上來,他再一次抓起了黃玉波的領子,然后對著沈優優道。

“夫人,這小子看起來是不到黃河不死心,還是讓我來再教訓一下吧。”

“等下!”

看著黃玉波滿身的傷痕,沈優優還是有些于心不忍,當然也害怕墨雨手里沾上人命,結果周霆鈞直接就把沈優優給拉開了。

“放心吧,墨雨有分寸的,他打的每個地方都不是要害,看起來現在是鼻青臉腫的樣子,但你把他帶去醫院一查,根本危害不了生命。”

沈優優努了努嘴,雖然還是不放心,但是也清楚,周霆鈞講的確實是實話,只是他詫異,墨雨哪里來這么高超的技術。

“墨雨也學過醫?”

要知道打成這樣還處處避開要害,這絕對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

哪只周霆鈞卻只是笑了笑,然后道。

“以前在國外的時候,為了躲避仇家,我們只能在不要身份信息的地方居住,這種地方往往會有很多地痞流氓,他們會問我們收取保護費,如果我們不給就打我們,打完我們就報警,但是當時在那個國外,有條法律是,斗毆受傷程度要在輕傷以上才能立案。

所以那些人就很聰明的鉆了法律空子,只要不打到我們的要害,那么我們去報警他們就承擔不了任何的責任,所以就這么一天又一天,我們似乎也在他們的毆打中找到了規律。”

周霆鈞的聲音戛然而止,他沒有再說下去,但是他的情緒已經出賣了自己。

沈優優撲進了他的懷里,學著他的樣子環住他的身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