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醫院。

經紀人惶惶不安的抱著水杯,時不時警惕地看著四周,她快速地抿了一口水,“我……我真的什么都不記得

宿向陽坐在椅子上,一手拿著本子,語氣嚴肅地問道,“你最后一次清醒,是什么時候?”

經紀人想了想,“就是我接到楚苒的電話,說是讓我解決一下網絡上的惡評,壓一壓熱度

“然后呢?”

經紀人再次皺眉,“我其實都已經準備換一個藝人帶了,也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就隨便答應了。然后就準備第二天找水軍帶節奏……”

宿向陽卻道:“但是,根據我們的調查,當天晚上你就買了機票,趕到了新市

經紀人:“我不記得了

“這是你之后為楚苒出謀劃策,的確緩解了楚苒在網上的惡評

經紀人接過平板,看著上面楚苒披麻戴孝,看著楚苒慫恿粉絲,看著楚苒一個勁兒地裝可憐……

她面頰抽搐了幾下,“這簡直就是在自毀長城記住網址

宿向陽疑惑問道,“這個辦法不好嗎?網上對楚苒的惡評少了很多,大多數網友的觀感也發生了變化

經紀人搖頭,“她是個藝人,她的人設就是富貴花的人設,富二代、嬌寵這樣的人設,能做出披麻戴孝,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事情嗎?”

“她做這些,她以后怎么接大牌的代言

“網友的觀感是發生變化了,但是她沒有拿得出手的作品,這些以后都是別人嘲諷她的點

“居然還慫恿粉絲和執法部門對抗,這已經自決于官方了,以后官方舉辦的大型活動,像她這樣有污點的,能進去嗎?”

經紀人越說越著急,氣得咬牙。

她掏出自己的手機,快速地查看了一下一些重要的信息和網絡上的數據,各大平臺的有關楚苒的詞條。

越往下看,臉色越難看。

宿向陽剛想開口問話,病房的門就被人從外面推開。

楚苒急急忙忙地跑進來,直接沖到楚洛面前,大聲質問道,“楚洛,你到底對我經紀人做了什么!”

她的聲音在響徹病房。

楚洛還沒說話,楚苒就瞪大眼睛,“你把我趕出楚家還不夠嗎?你讓爸爸媽媽哥哥都不要我了,還不夠嗎?你現在連我的經紀人都不放過,是嗎?”

楚洛原本想開口,此時看到生氣又委屈的楚苒,就閉上了嘴巴,低下頭看手機。

楚苒急得直掉眼淚。

“為什么?”

“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你到底還想讓我怎么做?”

“楚洛,你說話啊!”

經紀人看著痛哭的楚苒,眉目皺了皺,她下意識問道,“你是在錄音,還是在錄像?”

抽噎哭泣質問的楚苒怔愣了一下。

宿向陽連忙站起來,朝著楚苒走過去。

“你要干什么?”

宿向陽叫了一個工作人員進來,“搜身,看看她是不是有攜帶錄音或者錄像設備

“你們干什么?”

“你們憑什么搜我的身?”

“楚洛,你就這么看著我被搜身嗎?你說句話啊!”

楚洛這才抬起頭,目光幽幽地看著楚苒,“我們是公職人員,在你進來之前,我們應該提醒過你,不能攜帶任何錄音錄像設備吧!”

楚苒脖子一梗,“憑什么不準攜帶,誰知道你們對我經紀人做了什么……”

經紀人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把東西交出來

楚苒:“……”

“交出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