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沈優優縮著身子靠在墻上,酒精讓她的身體逐漸變得無力起來。

她那個狠毒的后媽,為了不讓自己的親生女兒嫁給周家的私生子,竟然想把她灌醉,然后偷梁換柱送過去,好在她機智,及時識破陰謀然后逃了出來。

“人去哪了?”

“好像往那個方向跑了。”

“那還愣著干嘛,還不快給我追。”

白季蓮的聲音讓沈優優恐懼萬分,她心里清楚,一旦被抓回去自己的清白肯定就保不住了,于是她只能咬著牙一路小跑,趁著服務生不注意溜進了VIP區。

這里一般人是進不來的,沈優優隨手推開了一間。

進門,反鎖,這場危機似乎也隨之被化解,此刻她的腦子已經昏昏沉沉,身體也開始發紅發燙,她從小就酒精過敏,所以白季蓮這一次下手是真的狠。

往輕了說是毀了她的清白,這重了她可是連命都保不住。

沈優優自嘲般地扯了扯嘴角然后忍著暈眩找到一張沙發躺了下來。

睡吧,睡醒了應該就好了。

沈優優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把她提起。

“你是誰?怎么會在這里?”

低沉清冷的男音裹著些許慍怒從頭頂傳來,沈優優惺忪抬頭,入目便是一張宛如神袛一般的臉。

狹長的雙眸深邃而又明亮,高聳的鼻子如連埂的山脈一般秀美,下頜飽滿,輪廓硬朗,不同于大多數男人的黝黑和粗糙,他的皮膚白皙的宛如漫畫里的人物,隔著這么近的距離,竟都看不到毛孔。

“嗝~~”沈優優打了個酒嗝,雙手也情不自禁地攀上了男人的脖子。

她癡迷地盯著眼前的這張臉,笑的有些喜不勝收,“真好看!”

酒精讓她的大腦產生了某種遲鈍的錯覺,她以為自己是在做夢,所以膽大又粗魯,即便男人的眉頭皺得仿佛能夾死一只蚊子,她仍熱于享受這種和頂級帥哥的肌膚之親。

她想這一定是老天對她的彌補,知道她差點就被綁了送給一個惡名昭著的私生子,所以便派了個帥哥來她的夢里補償。

她怎么可以錯過!

沈優優像樹袋熊一般抱住了他,“我們親一下好不好?”

男人帶著戾氣,黝黑的眸子仿佛是懸崖下的深潭,沈優優看得心悸,卻偏偏又喜歡這種感覺,于是像個哈巴狗一樣地拽著他的袖子,祈求道:“就一下,就親一下好不好。”

“滾!”

“我偏不!”

都來了她的夢里,還這么囂張?

看她怎么收拾他!

沈優優懶得再征求他的同意,直接抱住男人的脖子然后朝著他的嘴唇啃了下去。

直到最后對方反客為主把她壓在身下。

……

真他媽累!

她扶著酸軟的腰坐起,男人卻已經穿戴整齊地立在她面前。

“你到底是誰?”

和剛剛沉迷的表情不同,此刻的男人仿佛來自于地獄的修羅,只一個眼神,就激的沈優優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怎么進的包廂?”

“誰派你來的?”

“是要把你送去警局才肯說?”

男人一連串的追問終于讓沈優優回過了神,她看著自己一絲不掛的身體,再看看對方滿身的口紅印和抓痕。

難道自己把他給強了?

容不得多想,沈優優操起桌上的酒瓶毫不猶豫地朝著男人的腦袋砸了過去。

她可不能去警局,會坐牢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