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艾倩是個聰明人,哪里聽不出男友的不滿,表面焦急,實則暗喜。

  讓男友緊張,不就是她今天找江辰的目的。

  她連忙貼進懷中,膩聲撒嬌道:“人家知道了嘛!”

  江辰靜默旁觀。

  殺人誅心,莫過于此。

  艾倩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可沒這么小鳥依人過,當初為了牽個手,都是連哄帶騙,廢了好大的勁。

  可現在……

  “江學長,那我們就先走了。”

  梁振倫朝江辰笑了笑,然后被艾倩挽著大搖大擺的轉身離開,儼然一個大獲全勝的勝利者。

  江辰形單影只佇立原地,目送二人說笑著走出樹林,上了那臺鮮紅奪目的瑪莎拉蒂,雖然一直被冠以舔狗的稱呼早已磨煉出常人強大的內心,但這個時候,江辰還是難免有些胸悶。

  他攥了攥手,長長呼出口氣,然后機械的咧了咧嘴,竟然像是什么都沒發生過,若無其事的走出楓樹林。

  “江辰,艾倩這個表子,完全是把你當工具!”

  一個身材高大的陽光青年不知從哪蹦了出來,嚇了江辰一跳。

  “你特么別瞎說。”

  心情不佳的江辰沒好氣罵了句。

  “我哪里瞎說了?我都看到了。”

  這位陽光青年是江辰的室友,關系很鐵,對于艾倩愛慕虛榮舍身取億的行為,深感不齒。

  分手就分手,這是每個人的權力。他也不好說什么,可分手后艾倩還把自己哥們當利用工具,這讓他有些忍不了。

  “你難道還看不出來嗎?艾倩今天找你,就是故意演給梁振倫那小子看的!她只是拿你當墊板,讓梁振倫感到危機感,從而更加重視她,你能不能醒醒!”

  羅鵬痛心疾首。

  這兩個月來,他不知道勸了江辰多少遍,可江辰始終充耳不聞,我行我素,死不悔改,讓人無可奈何。

  “我知道了,我不會再見她了。”

  兩人同一個班,不見面顯然不現實。

  江辰這話的意思,應該是決定要與艾倩劃清界限。

  羅鵬一愣,猝不及防。

  “江辰,你說真的?”

  江辰點頭,在艾倩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下,他似乎終于清醒了過來,輕松的咧嘴一笑。

  “走,把小白他們叫上,咱們喝酒去,我請客。”

  驚喜來得太突然,羅鵬有些難以接受,

  “江辰……你還好吧?”

  他目露遲疑,懷疑好哥們是不是被那對狗男女刺激出心理問題。

  “草,老子好的很,待會多陪老子喝幾杯。”

  聽到這,羅鵬才放下心。

  蒼天有眼。

  這位資深舔狗終于幡然醒悟,迷途知返了。

  “沒問題,確實應該好好慶祝!”

  羅鵬很是高興。

  江辰抬起頭。夕陽打在他清秀干凈的臉上,竟然洋溢出一股恍如新生的朝氣。

  “舔狗罪該萬死。”

  他念叨了一句。

  羅鵬一怔,然后用力點頭,加大音量,附聲重復了一遍。

  “舔狗罪該萬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