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哐!”

  一下課,艾倩就拿著書快步走出教室,臉色鐵青,并且還把桌子踢了一腳。

  所有人都瞧出,這位班花好像情緒不對。

  目光不禁移到江辰身上。

  奇了怪了。

  莫非是江大舔狗惹到她了?

  “辰哥,沒事吧?”

  白哲禮也發現了艾倩的反常,目送艾倩走出教室,心懷憂慮的走了過來。

  “沒事。”

  江辰若無其事一笑,“走,去吃飯,吃完飯打球去。”

  大四一般很清閑。

  除了上午一節課,全天便開始放空。

  女寢樓下。

  三分線外江辰輕巧起跳,球脫手而出,在空中劃出一道飄逸弧度,然后“唰”的一聲應聲入網。

  整個過程如行云流水,酣暢淋漓。

  “好球!”

  觀賽者大聲叫好。

  負責防守的羅辰喘著粗氣,抹了把汗,從籃筐收回目光,也不禁豎起了大拇指。

  不得不承認,除了舔狗這個臭不可聞的名聲之外,江辰在其他方面其實都可圈可點。

  長得不錯,學習也好,運動天賦也不差,如果不是自己太不爭氣,非得一根筋的吊死在艾倩這棵樹上,應該也不缺女孩喜歡的。

  畢竟東海大學一萬名學生,四千多名女孩子,不可能個個都勢利現實。

  “我休息會。”

  揮汗如雨的江辰抹著汗,走向場邊坐下,拿起礦泉水,還沒喝幾口,籃球場外忽然一陣騷動。

  他下意識扭頭看去,只見五六輛改裝后的汽車接連停下,其中那輛鮮紅色的瑪莎拉蒂是那么的顯眼。

  梁振倫推門下車,戴上一副夸張的黑色墨鏡,帶著一幫狐朋狗友朝這邊走來,看上去氣勢逼人,威風凜凜。

  江辰挑了挑眉。

  普通家庭的孩子為了改變命運只能兢兢業業拼命讀書,可是對于梁振倫這樣的富家子弟卻不一樣。

  讀大學,只是走個過場而已。

  大學四年在他們這些富家子眼里,就是用來吃喝玩樂的,作為“情敵”,江辰自然對梁振倫有些了解,這廝基本上沒怎么上過課,而且上午艾倩也透露過,他不在學校,突然跑回來,而且還特地跑到這里,并且帶著這么多人……

  嘖。

  來者不善啊。

  羅鵬等人也發現了氣勢洶洶的梁振倫一行,頓時意識到不妙,迅速聚攏在江辰周圍,將之護住。

  “梁振倫,你想干什么?”

  別人怵這位所謂的梁少,但羅鵬可不怕,畢竟他家底也不差,而且在學校人脈很廣。

  “我想干什么?我倒是想問問,江辰你想干什么!”

  梁振倫也不再虛情假意了,直呼江辰名字,神情桀驁道:“是爺們就敢作敢當,躲在別人后面算什么男人?”

  “你特么想找事是吧?”

  羅鵬不甘示弱,眉目狠厲。

  江辰拍了拍他的胳膊,推開他走了出來,直面梁振倫。

  “我做什么了?”

  整個球場瞬間被這邊的動靜給吸引,不斷有人圍過來,就算路過的學生都好奇的看起熱鬧。

  “快看快看,梁振倫和江辰杠起來了!”

  女生寢室樓上,一顆顆腦袋探出陽臺,興致勃勃的望著下面。

  就連許思怡寢室都收到了消息。

  “哈哈,這兩人終于忍不住了,最后直接打起來!”

  看戲不怕臺高。

  事不關己,這些女孩子自然唯恐天下不亂。

  雖然收了江辰的好處,但瞧著樓底下黑壓壓的場面,許思怡一點都不擔心,鄙夷的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都是蠢貨。”

  “你做了什么?”

  梁振倫到現在都沒把墨鏡取下來,極具侮辱性的抬手指著江辰的鼻子。

  “我警告過你,艾倩現在是我的女朋友,讓你不要再糾纏她,你是不是把我的話當成了耳旁風?”

  他的那些狐朋狗友抱著胳膊,不懷好意的瞅著江辰。

  “梁振倫,你什么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