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羅哥,今天是蔣教授的課,他是不會點名的。”

  白哲禮瞅著跟在旁邊的羅鵬,有點莫名其妙。

  他這位二哥可不是什么好學生,以前都是能逃就逃,今兒個怎么突然老實主動的跟他們一起去上課了?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白哲禮下意識看了眼天。

  晴空萬里,碧藍如洗,令人心曠神怡。

  不過因為已經是下午,太陽打哪邊升起,已經無從分辯了。

  “不行,今天這課我必須得去。”

  羅鵬義正辭嚴,貌似轉了性。

  “為啥?”

  白哲禮目露疑惑。

  “因為我聽到了一個好消息,得親眼去看看。”

  羅鵬嘴角咧起,笑得不懷好意。

  “什么好消息?”

  就連寢室長李紹都開始好奇。

  羅鵬輕咳一聲,拿捏了下腔調,眼中笑意盎然。

  “我聽說昨天梁振倫那犢子跑了之后,就去找艾倩了,當著他那些狐朋狗友的面,甩了艾倩一耳光,好像臉都打傷了,還罵她不知廉恥。”

  白哲禮驚訝不已,“真的?”

  “當然是真的,哥的消息渠道你難道還不放心?”

  羅鵬典型幸災樂禍的模樣,樂呵呵道:“當時很多人都看到了,梁振倫那小子還真是一點風度都不講,直接把艾倩罵哭了,不過真是大快人心啊!”

  “你少說一些。”

  李紹下意識看了眼江辰。

  雖然江辰已經明確表示和艾倩一刀兩斷,但感情這玩意,不是說放下就能徹底放下的。

  癡迷了艾倩這么久,現在聽到這樣的消息,恐怕心里會不太好受。

  “江辰,我覺得,這是艾倩應得的,她實在太過分了,她不僅是在侮辱你,同時也是在侮辱梁振倫,更是在侮辱她自己。”

  羅鵬的語氣不再吊兒郎當。

  他確實看不慣梁振倫的為人,但一碼歸一碼。

  這次他并不覺得梁振倫做的有錯。

  作為女性,居然拿這種問題胡說八道,不是無恥,就是犯賤。

  換做任何一個有血性的爺們,碰到這樣的事情恐怕都忍不了。

  “她傷的怎么樣?”

  江辰問了一句,臉色較為平淡,看不出太大的波動。

  “應該沒什么大問題。”

  聞言,江辰便安靜下來,沒再多問。

  見狀,羅鵬三人對視一眼,皆放下了心。

  看來這次,是真的決定放下了。

  綜合教育樓。

  二樓階梯教室。

  江辰四人走進去,很快就發現了刻意坐在后排角落的艾倩。

  并且她的臉上還刻意戴上了口罩。

  羅鵬下意識多看了眼,本不想落井下石,可是想到對方之前對自己哥們的一系列齷齪行為,還是沒忍住。

  “艾大班花,怎么著?感冒了還是怎么的?上課還戴口罩?”

  “如果生病了就去醫護室看看,沒事,我幫你跟教授請假。”

  “羅鵬,你故意的是吧?!”

  坐在艾倩旁邊的女孩子怒目而視。

  她叫魏楚茵,姿色平平,不過和班花艾倩是閨蜜,屬于男生都討厭的那種女人,以前江辰還和艾倩在一起的時候,這姑娘就沒少在艾倩面前挑撥離間,像是和江辰有仇一樣。

  艾倩和江辰分手,是艾倩自己的選擇,但其中她魏楚茵也稱得上“功不可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