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十里坡的營地在晨霧中收了起來。

伴隨著一陣陣的犬吠聲,隊伍再次啟程。

秋八樓留在了隊伍里,花滿庭和韋玄墨以及小刀也留在了隊伍里。

在其中的一輛馬車上,秋八樓受邀與花滿庭韋玄墨同乘。

因為花滿庭與秋八樓的老師秋塵相交莫逆,而韋玄墨與秋塵同為越人,昔日在越國京都四風城也多有往來。

馬車外的霧并未散去,很是清冷,偏偏花滿庭又將車簾給打開了。

雖說隊伍走得并不是太快,但寒意依舊飄了許多進來,韋玄墨看了看花滿庭,取了一條毯子來蓋在了膝蓋上。

他瞅了一眼花滿庭,視線落在了秋八樓的臉上。

“昨夜你說秋老先生也會來京都……這一晃眼間,與他已有三十余年未曾相見

“他在樞密院任職,那活兒極多兇險,老夫還以為……還以為他已殉國。聞你之言,老懷大安!”

韋玄墨深吸了一口氣,也望向了窗外的濃霧,那張老臉上露出了一抹憂慮來。

“樞密院這樣的地方,雖說是為國做事,但老夫并不喜歡

“他們所行之事皆在黑暗之中,等不了大雅之堂,見不得青天白日

“與寧國的皇城司、吳國的機樞房一樣,老夫以為皆是大離帝國遺留下來的本不該存在的衙門!”

他收回了視線,忽的搖頭一笑,又是一聲嘆息:

“哎……皇上喜歡

“這千年來歷朝歷代的皇帝都喜歡!”

“說這是耳目,通過他們可知曉天下事

“似乎有些道理

“可老夫卻認為,皇帝不過是通過他們去了解天下百姓和官員們的想法與動態罷了!”

“終其目的,還是落在了一個防備百姓揭竿造反之上

“因為老夫這么些年來細細觀察思量,沒有發現皇帝通過這樣的衙門為天下百姓謀多少福利

“各地的災情,有各地的官府呈報,他們這些諜報部門能夠擔當一個監察之責已是謝天謝地了!”

“若是和地方官府勾結,欺上瞞下,貪墨那賑災之物……其害猛于虎!”

花滿庭一捋長須笑了起來:

“這大早上的,空氣如此清新,你卻有滿腹牢騷,這不好!”

“都到了咱們這個歲數,就不要去操心那些破事了

“既然存在,還存在了這么多年,那必然有其道理

“這樣的衙門,它的本質就是個工具,與其余衙門并沒有兩樣,僅僅是看如何去用罷了!”

“如果皇帝心存黑暗,那么這樣的衙門就必然行于黑暗之中,去做那些茍且之事

“但如果皇帝心向陽光呢?”

“他們就只能走在陽光之下!”

“老夫以為,只要是人,便會心存善惡兩面

“百姓之惡,不過危害一鄉,但若為官者做惡,便會禍害一方!”

“在這個時候,如果皇城司肩負起了監察之責,給那些為官者的頭上懸上了一把刀……”

“為了烏紗帽,為了項上人頭,他們才會將惡收斂起來,才會展現出善的那一面

“如此,官為民而不為財,國家方能興安!”

韋玄墨那雙老眼一眨不眨的看著花滿庭,看了足足五息,咧嘴一笑:

“可人性本就是自私的!”

“老夫不否認有部分讀書人心存報國之信念,但十年寒窗為做官,為官之后……人性這個東西是極為復雜的

“細觀歷史千年,真正能流芳百世的又能有幾人?”

“哪怕是在繁華盛世,也多豬狗之輩

韋玄墨擺了擺手:“咱們也不說這個了,因為沒有結論

“秋塵脫離了樞密院這是好事,亦是他的智慧

“究其原因,其一,應該就是他與長公主這段刻骨銘心之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